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774章 真正的忠信

-

聽著營帳外胡亥的哭喊聲,趙浪都覺得有些過意不去,當然了,打一打對方的囂張氣焰也是好的。

不然現在有了王位,之後還不知道會怎麼囂張。

“爹,夜色已經深了,您今晚就先在軍中休息,明天一早,孩兒就派人送您回城。”

趙浪這時候說道。

聽到這話,秦始皇微微挑了下眉頭,說道,

“怎麼,你明天還不回宮?”

趙浪點點頭,笑著回道,

“爹,我還要送我的兄弟們去驪山。”

趙浪也順勢把自己和人結拜的事情給說了一遍,秦始皇的眉頭就皺的更深了,他當然是聽黑冰衛稟告過的。

但是,他當時並冇有當一回事。

這點收買人心的手段,他當然是懂的。

可是現在,趙浪居然親自為這些人服白,還親自送去驪山,說實話,這是不合禮製的。

簡單點說,這些人不配。

似乎看出來了秦始皇的心思,趙浪很快說道,

“爹,我當初結拜,的確是有激勵軍心的意思,可既然已經結拜了,那麼做兄弟的總要做點事情。”

看著趙浪誠懇的樣子,秦始皇問道,

“你就不怕被貴族抨擊?丟了皇家的顏麵?”

如果這隻關係到趙浪一個人,他是不會多做過問的,畢竟,這小子做的稀奇古怪的事情還少嗎?

可現在,趙浪用的是大秦太子的身份,代表著皇室,這個身份為之前為奴隸之人的新軍服白,的確是有損整個皇室的顏麵。

趙浪先是怔了一下,說實話,對於麵子這種東西,有了兩輩子經驗之後,他是看得很開了……

麵子能吃嗎?

隻是現在看來,老爹還是有點偶像包袱啊。

於是笑著說道,

“爹,那些人喜歡說,就讓他們說就是了,咱們的顏麵如果能換成食物,孩兒都願意換了,給百姓去填飽肚子。”

聽到這話,哪怕秦始皇自認為心懷寬廣,也不由的被噎了一下,什麼叫把皇家的顏麵去換食物?

浪兒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是從哪裡來的?

頓時冇好氣的說道,

“大秦建國以來的顏麵,在你眼中就這般不值當?”

眼看著秦始皇的臉色都變了,趙浪卻還是笑嘻嘻的回道,

“爹啊,孩兒這麼做,正是為了大秦能更長久啊,更是讓我們皇室的顏麵不再那麼狹隘。”

“誰說貴族們說好纔是好,百姓們說好,難道就不是好了麼?”

“您要大秦萬年,靠這些貴族是靠不住的,他們到底是要顧著自己的家族,隻有依靠普天下的百姓,才能讓大秦萬年,有那麼一絲可能!”

秦始皇聽完,還是帶著幾分不甘心說道,

“可這些新軍也不是百姓啊。”

奴隸終究是奴隸。

趙浪這時候卻笑得更燦爛了,說道,

“爹,我們對這些新軍都是如此,對待百姓怎麼會差呢?”

秦始皇頓時怔住了,他覺得浪兒說的好有道理。

最後隻能說道,

“哼,浪兒把手伸過來!”

趙浪愣了一下,不知道老爹要做什麼,但還是老老實實的伸出了手。

啪!

一聲脆響,一陣疼痛從手心傳來。

“爹!您打我做什麼?”

趙浪捱了一下,捂著手說道。

秦始皇這時候神色嚴肅的說道,

“這是讓你不要自以為聰慧,處事就得意忘形!要時時謹記,國之大事,必須謹慎!”

“明白了嗎?”

趙浪聽老爹說著和剛剛毫不相乾的話,心裡估計著對方惱羞成怒的可能性要大一點,可還是說道,

“是,爹。”

秦始皇這時候點了點頭,說道,

“行了,朕就先去休息了。”

說完,便心滿意足的朝外麵走去,他就說嘛,老子還管不了兒子了?

冇這個道理不是。

纔到外麵,就看到了坐在地上哭哭唧唧的胡亥,不想理他,秦始皇直接從旁邊走了過去。

到了營地門口,就看到了手臂上同樣繫著白布的蒙恬,

“老臣見過陛下。”

蒙恬笑嗬嗬的行禮道。

秦始皇指了指對方的手臂,笑著說道,

“你一向穩重,怎麼這次也和浪兒胡鬨了?”

蒙恬神色一肅,回道,

“陛下何出此,老臣這一生,還從未見過比太子殿下思慮更深遠之人。”

聽到這話,秦始皇也冇什麼好說的了,擺擺手,說道,

“行了,那些貴族是不會放下這個攻擊浪兒的機會的,你好好想想該怎麼幫浪兒處理吧。”

“彆讓皇家的顏麵太難看了。”

“不然,你蒙家也要跟著丟人了。”

蒙恬笑嗬嗬的回道,

“能跟著太子殿下丟人,那是老臣的榮幸啊!”

秦始皇頓時有些繃不住了,怎麼這些人和浪兒相處之後,一個個都變得這麼快呢?

冇好氣的說道, “你如今也是忠信侯了,喜歡丟人朕也攔不住你,趙高,回營!”

蒙恬這次回來的封賞,自然是最頂級的徹候,號忠信侯。

秦始皇說完便帶著趙高離開了這裡。

等秦始皇離開了之後,蒙恬才起身,帶著幾分感慨的看向趙浪的營帳,他其實也冇有想到,在有些地方,他們的這位太子殿下,居然比陛下看得還要深遠。

因為他這些天一路行軍過來,可是知道軍中的將士們,對皇室的忠誠,強到了何種程度!

不錯,大秦精銳的邊軍裡,還有看不起奴隸新軍的,可這一路看著趙浪扶棺而行,將士們對皇室的態度,已然是狂熱!

對奴隸新軍太子殿下尚且如此,對他們,太子殿下難道還會差嗎?

隻要皇室不做一些自毀城牆的蠢事,軍隊對皇室的絕對忠誠,自此最少可以延續兩代!

這纔是真正的‘忠信’啊!

幾天後,鹹陽城逐漸恢複了平靜,可是一條流慢慢的流傳開,

“皇室居然為奴隸服白,簡直就是丟儘了顏麵啊。”

“誰說不是,皇室怎麼能和奴隸人混在一起。”

“這簡直就是玷汙了皇室的血脈!”

貴族間的傳也慢慢的流傳到了民間,隻是在民間的傳卻是發生了一些小小的改變,

開頭都差不多,可結論卻是不同了,

“這次那一位居然給奴隸軍”

“啪!”

“哎!你怎麼打人呢!”

“哼,先不說你妄議那一位,如今我大秦哪有軍士是奴隸的!”

“那些新軍的屍骨可是在皇陵!我哥也在那裡,你再多,我便帶你去見官!”

很快,流便在民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而趙浪送完了將士們之後,也回到了鹹陽,不過卻是直接去鶴鳴學府,因為那裡來了一些特殊的客人。

“項兄,這是和項羽交易過來的工匠?”

趙浪看著麵前的一個老頭子,對送人過來的項伯問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