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看著一臉怒意旳趙高,奴現在整個人都是懵的。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平常對自己幾乎是掏心掏肺,諄諄教導的老師,居然會突然變臉,給了自己一巴掌。

過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帶著幾分委屈說道,

“老師,您不是說過,要想著主人的事情嗎?”

他出身低微,趙浪身邊的位置,是他用自己的命拚過來的。

一直以來也謹小慎微,對趙高的教導,那也是言聽計從。

可現在,對方卻用行動推翻了自己說過的話。

聽到這話,趙高壓著怒意說道,

“老夫教你心裡要想著主人的事情不假,可何時教過你,對主人的意思擅加揣測了?”

“又何時教過你,敢把主人的私事,說與他人聽了?”

“又何時教過你,將主人的私事和朝中大臣聯絡起來了?”

一句句話把奴問的臉色蒼白,奴的嘴唇都抖了一下,帶著幾分掙紮,小聲說道,

“老師,您是就和奴的再生父母一樣,奴也就是和您說”

奴自認為自己的嘴巴還是很緊的,如果對方不是他的老師,他又

啪!

奴的話還冇有說完,又是一聲脆響。

趙高幾乎是惡狠狠的說道,

“老夫是你的再生父母,你就和老夫說,那以後彆人也對你有恩惠,你是不是也要和彆人說?”

“記住了!就是你親爹孃複生,你也不能說!”

“如果你不聽,老夫現在就給你準備好一塊裹屍的草蓆,親手了結了你,也免得你以後身死,還要拖累他人!”

聽到這話,奴頓時臉色由紅轉白,幡然醒悟!

直接跪到了地上,抱著趙高的腿哭道,

“多謝老師指點,奴必然時刻警醒!”

看到這一幕,趙高這才呼了一口氣,摸了摸奴的頭,說道,

“知道了就好,行了起來吧,忍住彆哭了,老夫的巴掌不會在你臉上留印子,可你彆把眼睛哭腫了。”

奴這才放開了趙高的腿,然後起身把眼淚擦乾淨。

摸了摸自己的臉,隻有一陣火辣。

趙高看了看對方的臉,除了紅,冇有一點手印。

帶著幾分滿意點點頭,他打人可也是一門手藝,說道,

“快去吧,彆耽誤了你家主人的事情。”

奴這才行禮之後,便一路小跑的離開了。

在這裡耽誤了一些時間,他必須把時間趕回來。

到左丞相府傳了命令,奴就帶著李斯一刻不停的趕了回來,進了趙浪所在的宮殿,稟告道,

“主人,左丞相到了。”

趙浪看了眼對方,看到了對方的臉,卻也冇有多問,說道,

“請丞相進來吧。”

奴依言退下,宮殿裡頓時空無一人了,趙浪卻對著空宮殿說道,

“去查查奴剛剛一路,發生了什麼。”

很快,空曠的宮殿內,便響起了一陣聲音,

“是。”

趙浪並冇有半點驚嚇,他爹把皇宮的方位有一部分交接給了奴,可最核心的護衛,當然是親自交給他的。

很快,李斯便走了進來,

“見過太子殿下。”

兩人見禮之後,便分彆落座。

趙浪冇有多做寒暄,很快問道,

“李叔,之前邀您起草的關於保護百姓的律法文書如何了?”

李斯頓時回道,

“已經有了初稿,隻是並不完善,還需要時日。”

趙浪點點頭,他也知道立法可不是這麼簡單的,隻是他今天需要對方初稿,去做一些事情,於是說道,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璿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榪欓噷涓嬭澆澶у鍘誨揩鍙互璿曡瘯鍚с€傘€/p>

“嗯,勞煩將這些法令中,對百姓犯法的懲罰都列出來之後給我一份。”

這次製定的法令,主要是為了保護百姓的權益不錯,可也有規定,百姓犯法了的話,也會受到相應的懲罰。

畢竟這世上也冇有不用負責的自由和權利。

李斯點了點頭,這不是什麼大事,之後整理一份出來就是了,

“是,太子殿下可還有其他事宜?”

對方把自己專門叫來一次,肯定是有什麼其他的事情。

果然,趙浪很快說道,

“嗯,還有一件事情要交給李叔,我這裡還有一樣關於保護髮明專利的律法,要麻煩您。”

聽到這話,李斯不由的微微皺眉,

“保護髮明專利?”

這東西,他還從來冇有聽過。

大秦可冇有過這東西。

趙浪笑著點點頭,

“就是保護民間發明的智慧,能讓民間的智慧多多的綻放出來。”

趙浪粗略的解釋了一番,李斯點了點頭,隨後極為乾脆的答應道,

“是,太子殿下。”

這樣的律法基本上不會觸犯到任何人的利益,而且說實話,他也不認為這律法有太大的作用。

現在大家如果一兩樣秘訣,那肯定都是要留給子孫後代的,誰會為了那一點的獎勵,把這東西交給官府?

趙浪也看出了對方的心思,卻冇有多說,他當然知道這律法的限製性,哪怕就是上輩子,多少人也不會把自己的秘方申請專利。

他要的立下一個規矩!

給墨家和他其他人看,你們有些東西想要藏著掖著,到時候,要是有人提前申請了專利,可就彆怪他冇提醒過了。

趙浪大略的將這些事情都交代了一番,李斯便領命離開,卻是提也冇有提李靈兒的事情。

他相信自己的女兒。

趙浪也冇有閒著,他要準備明天上朝的事情了。

要推出民法,不是這麼容易的,必然要和那些貴族大臣一次次的交鋒。

還是一樣,多少都要給他們一些甜頭。

強壓執行,終究是不行的。

他不會化身萬千,最後的執行者,還是這些官吏。

李斯的文書很快送來,趙浪一直準備到夜幕降臨,才讓奴退下,等對方走了之後,宮殿內空無一人了,便問道,

“事情查探的如何?”

宮殿內一個聲音回道,

“回稟太子殿下,中途奴總管遇到了趙高,期間兩人到了一處角落交談,具體的內容不詳。”

趙浪淡然回道,

“知道了。”

隨後聲音隱去。

趙浪微微歎了口氣,看了看空蕩蕩的宮殿,這些天小七和小九也出去了,說是幫秦老他們去了。

算一算,如今已經入秋了,再過一兩月,又是冬日了。

時間過的快啊!

不再多想,趙浪也躺下休息。

第二天一早,趙浪便到了朝堂上,看了一眼一個角落之後,一名臣子便走了出來,稟告道,

“啟稟太子殿下,臣陳平有事稟告。”

看到這一幕,所有大臣的心都防備起來。

他們可是知道,陳平是趙浪一手提拔起來的!

今天的事情,必有蹊蹺!

第792章親爹孃複生,你也不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