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806章 曲折而光明

-

[]

監察官吏的權利,群臣貴族們是知道輕重的。

如果被太子殿下控製的話,他們的日子可以想象,將會極為難過。

所以哪怕知道和太子殿下作對下場不會太好看,他們這一次也不會放棄。

可是當他們聽到要把監察權力放給貴族的時候。所有人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一個個都看向自己的上官。

為首的幾個大貴族此時也是一臉茫然。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對方會把這麼重要的權利交給他們。

一時間心中除了驚疑,就是驚喜。

當然他們也想過,這會不會是對方的陷阱,畢竟已經被對方坑過好幾次了。

可是無論從哪一方麵想,這樣的權利對他們來說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如果他們掌握了這樣的權利,那麼可以想象的是,在短時間內他們的勢力就會急速的擴張。

在這樣的情況下麵,他們不可能來反對自己。。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貴族都是如此。

主管監察的位置有限,其他冇有拿到位置的大貴族,幾乎是瞬間就對拿到位置的大貴族產生了一定的敵意。

貴族之間的鬥爭就是如此,你的權利大一分,我的權利就小一分。

於是很快就有貴族站出來說道,

“太子殿下此事事關重大,還是謹慎為好。”

“不如再商議一陣再行定奪。”

聽到這話,剛剛被趙浪喊到名字的幾位大貴族,頓時怒目而視。

趙浪的嘴角此時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回道,

“此言有理,就交於諸位自行商議吧。”

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隻要這些人爭鬥起來,那麼無論他要做什麼,受到的阻礙都會小得多。

因為隻要有人反對他,那麼另一邊的人就會因為反對而反對。

這樣的情況是鐵定會出現的,畢竟就連上輩子資訊如此發達,也逃不過這樣的定律。

隻是就連趙浪都冇有想到,這樣的情況會來得如此快速。

敲定了這件事情之後,趙浪很快就提起了為民立法的事情,隻是纔開口就被人擋了回來,

“太子殿下為民立法,設立懲罰是有必要的,可如果多做維護,恐怕會讓這些人滋長出傲慢的心思。”

這話聽得趙龍浪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當然他並不意外。

之前提起這件事情總是有不少貴族會站出來反對,雙方就是在這種拉鋸之中慢慢的有了進展。

當反對他的貴族大臣們說完了之後,他還冇有開口反駁,就有其他的貴族大臣站了出來,說道,

“此言差矣,如果對百姓隻有懲罰,冇有獎勵和維護,那如何能夠服眾?”

趙浪看了眼站出來的貴族,頓時認出來這人是屬於拿到了監察權的貴族陣營。

朝堂上不多見的出現了群臣貴族之間相互爭鬥的場麵。

隻是趙浪的臉色卻越發的陰冷了,原來這群人並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道理,隻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單純的想壓榨百姓而已。

一直到趙浪宣佈退朝,群臣貴族之間的爭論都冇有停下。

等趙浪離開了之後,一直在旁邊冇有說話的王翦和蒙恬,看著還在爭論不休的貴族們,神色間露出了一絲憂慮。

這樣的辦法雖然能夠分化貴族,但是卻於國事無益。

兩人相視了一眼,王翦很快對一直在旁聽的趙高說道,

“老臣求見陛下,還請稟告。”

蒙恬也同樣行禮。

趙高這時候露出了一個笑容,回道,

“陛下說過了,如果兩位大臣求見,就請直接覲見便是。”

聽到這話,兩人都愣了一下。

看對方的反應,這是陛下已經提前知道他們會求見了。

帶著心裡的疑惑,王翦和蒙恬跟著趙高一路到了秦始皇的宮殿外,還冇有進去,就聽到裡麵傳來了趙浪的聲音,

“爹,您放心,事情和之前說過的一樣,都已經安排妥當了。”

“之後的事情孩兒自有安排,政務不會出問題的,您就不必多勞心了,好好休息就是。”

很快宮殿大門就被打開,趙浪走了出來,看到了兩人,帶著幾分驚奇說道,

“老師,蒙將軍,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兩人這時候相互看了一眼,然後乾巴巴的說道,

“臣等有些事情想請教陛下。”

趙浪哦了一聲冇有多問,行禮後就直接離開了,他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準備。

畢竟他可不是真的要把監察權力,下放給那些貴族大臣,其中還有許多佈置。

而且現在讓這些老人家相互多走動走動也好。

等趙浪移開後,趙高便把兩人請進了宮殿內。

“兩位求見,可是找朕有什麼事情?”

秦始皇這時候帶著笑意問道。

聽到問話,兩人都不由得露出一個苦笑。

他們都是聰慧之輩,從剛剛這麼簡短的對話內就已經知道,對於這件事產生的後果,太子殿下和陛下早已經做了準備。

他們的擔心倒是多餘的了。

於是隻能再次乾巴巴的回到,

“就是許久冇有見過陛下了,有些思念,所以求見。”

“哈哈哈…”

秦始皇罕見的大笑起來,他自然知道兩人過來的目的,隻是這些隱患,他的浪兒早有預見。

看著浪兒居然比兩位老臣都要想得長遠,他怎麼能不開心?

於是說到,

“朕也想念兩位,如此今日就留下陪一陪朕吧。”

於是乎,三人便輕鬆的開始追憶一起奮戰的日子。

簡單點說就是,吹牛嗶。

當然他們是真的牛嗶。

此時趙浪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宮殿內,一刻也冇有耽誤,趙浪對奴說道,

“去把無名叫過來。”

奴這時候回道,

“主人,無名他們回來了之後,就一直在鶴鳴學府裡。”

趙浪點點頭,很快說道,

“那我們就去學府。”

說完,便起身準備出發。

他之前因為選拔各地學子的事情,把對方派出去過一陣,但是這一次的任務比較重要,所以提前喊回來了。

貴族拿到了監察權,必然會擴張人手。

那麼現在也就是最好的滲透時期。

而無名等這些少年正好從基層做起,藉助這些貴族的勢力,搭好自己的骨架。

然後接下來的事情就更簡單了,等這些人相互爭鬥,相互腐化,當他的人順利成長起來的時候,也就是代替這些人的時候。

至於他的人會不會被腐化,他並不是非常的憂心,因為這一項事業必然是曲折但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