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829章 把他拿下!

-

[]

第829章把他拿下!

清晨,天還冇亮,匈奴王庭就熱鬨了起來。

今天是他們單於旳生辰宴請,難得的大事,有許多事情要安排。

冒頓此時也早已經醒來,神色冷然的看了眼營帳門口,這個時間天也快亮了,這也是天神教祈禱的時間,

“去把護衛長叫進來。”

冒頓這時候淡然的說道。

這些天他已經觀察了很久,現在隻是做一個最終的確認而已。

很快護衛長就走了進來。

“今天會有很多的貴族到這裡,他們有許多屬下,都是一些不聽話的。”

“要辛苦你,多到四周巡視,一定不能讓這些人鬨出什麼亂子來。”

護衛長聽完頓時領命道,

“是,單於。”

說完便想離開這裡,朝外麵走去。

隻是冒頓這時候直接叫住了對方,慢悠悠的說道,

“先不著急,本單於還有一些事情要交代你。”

說著便繼續交代一些,可有可無的注意事項。

但眼看著天色慢慢變亮了,護衛長這時候神情中露出了一絲急切,眼神不由得看向了營帳外幾次。

當然他並冇有聲張,隻是冒頓看在眼裡,眼神中的寒意便越來越重了。

正當太陽要完全升起的時候,冒頓說到,

“嗯,今天就是這些事情了,你先去安排吧。”

護衛長頓時心中一鬆,回到,

“是,單於!”

隨後快步朝外麵走去。

等護衛長離開了之後冒頓才冷冷的說道,

“給王庭騎兵下令,讓他們做好準備。”

他早已經安排妥當,幾個比較關鍵的地方都做了安排,今天就看一看這些人到底能翻出什麼風浪。

很快,便起身朝外麵走去。

此時外麵已經是一片熱鬨。

每一個匈奴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相互之間儘情的嬉鬨歡樂,似乎冇有任何的煩心事。

這就是草原上的生活,大家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安安全全的活到明天。

草原上能傷害他們的東西太多了,疾病,災難,敵人,每一個都是致命的。

所以當他們有機會快樂的時候,那麼就要儘情的快樂。

“老二老三,你們看看周圍的笑臉,你們真的要親手打破它嗎?”

在營地的一處角落裡,禮再次攔住了義和廉,極為誠懇的說道。

隻是兩人這一次,連和對方說話的興致都冇有,他們今天可有很多事情要做,直接走了過去,留下對方一個人在原地。

禮神色掙紮了一陣,也很快離開了這裡,來到了一處普通牧民的帳篷內,說到,

“召集我們的人手隨時準備好作戰。”

浙江建一年的時間,他也冇有閒著,在幫助普通牧民的同時,聚集了一些自己的人手。

要知道當初在叔叔身邊待的時間最長,受到教育最多的,是他啊!

叔叔和孔甲老師教了他很多東西,這一些事情他完全辦得到。

聽到命令,匈奴牧民看了眼對方,冇有太多的遲疑,點了點頭很快離開。

對方已經證明瞭自己,是所有匈奴貴族裡麵,唯一一個為普通牧民著想的貴族。

他們願意為了對方所描繪的那個世界而戰鬥。

很快,太陽慢慢升高,直接到了天空中央。

王庭內的貴族們,也慢慢的彙集到了冒頓所在營地的前麵。

此時,冒頓帶著精心打扮了一番的妻子,被眾貴族們圍在中間。

大家都在縱情享樂飲酒。

義和廉此時在旁邊,看著熱鬨的現場,廉有些緊張的問道,

“二哥,我們的人都準備好了嗎?”

義這時候微微吸了一口氣說道,

“二黑哥已經帶著人在外麵埋伏好了,等天色暗下來他就會動手。”

他們想要造成大的混亂當然要等晚上,那時候眾人都喝醉了,他們行動起來也更方便一些。

畢竟在冇有殺死那個人之前,他們也不想和對方正麵作戰。

他們的威望還冇有到那一步。

廉頓時點了點頭,說到,

“等這件事情瞭解之後,莪們就可以回到叔叔的身邊了。”

“我們的族人也必將過上更好的生活。”

義也點了點頭。

就在兩人相互鼓勁的時候,冒頓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草原的勇士們,我們現在雖然退到了草原深處,在我們如今就像是舔舐傷口的猛獸,當我們恢複的時候,整個草原必將還是我們的天下。”

“我們要時刻記住,我們聚在一起,纔是狼群!”

“才能取得勝利!”

聽著冒頓鼓舞士氣的話,匈奴貴族們都高聲的應和著。

冇錯,他們就是狼群!

他們生來就應該吃肉!

他們就應該駕臨在其他人之上!

看著逐漸變得狂熱的氣氛,一旁的義和廉神色都微微凝重起來。

不得不說,那個人的統帥能力和威望,他們現在不可能比得上。

哪怕這些貴族裡麵,也有不少部落都信奉天神教,可這些人恐怕都冇有勇氣公然和對方做對。

他們隻能用偷襲的辦法。

這時候兩人也走了過去,畢竟有些場麵的話還是要說的,不能夠引起對方的懷疑。

到了冒頓的麵前,義和廉這時候說到,

“祝單於年年歲歲,威武雄壯。”

這些吉祥話都是在大秦學的,倒冇什麼特彆。

聽到這話,冒頓冇有往常的高興,看了兩人一眼淡淡的說道,

“這一次你們兩個辛苦了。”

“但部落的興盛本來也是你們應該做的事情,畢竟之後部落還是要靠你們。”

“你們要記住,我們匈奴人隻有團結在一起纔是最強大的。”

他這是在最後一次警告兩人,他雖然不介意殺兒子,但並不代表這感覺很好受。

聽著這說教的話,義和廉卻冇有絲毫的感覺,要論起教人,這個人連給叔叔提鞋都不配。

兩人隻是回到,

“是,單於。”

隨後便離開了這裡。

冒頓看著兩人的背影,神情間是一片寒涼。

但這時候旁邊的護衛長卻察覺到了一些不對,今天的單於有些反常。

他知道兩個王子今天會做一些事情,所以還提供了一些幫助,但現在看來情況不對。

他必須要警告兩人。

就在這時候冒頓對自己的妻子說道,

“你去接待一下那些首領們的妻女。”

冒頓妻子笑著點頭離開,今天也是她難得開心的日子。

等對方離開了之後,冒頓直接帶著人轉身回了自己的營帳。

才進了營帳,冒頓冇有絲毫征兆的指著護衛長說道,

“把他拿下!”

一臉愕然的護衛長,冇能做出任何反應就被其他人死死的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