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851章 分我一杯羹

-

獲取第1次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851章分我一杯羹

劉邦看著手中的信件,整個人都有些悲憤起來。

難怪對方敢一個人來脅迫他,原來早就佈置好了後手。

看著張良,帶著幾分憤恨說道,

“這件事並不是我做的,你信不信我…”

劉邦的話都還冇有說完,一旁的張良便冷笑道,

“沛公要如何?直接將在下擊殺,隨後將在下的人頭送到鹹陽去?”

“也對,在沛公心中,太子殿下並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

“他能容得下六國之王,怎麼會容不下你?”

這話說的劉邦一愣,他心中的確是這麼想的,他和趙浪好歹名義上還是兄弟關係。m.

他也的確冇有謀反叛逃的心思。

至於收留張良的過錯,頂多被削弱一些爵位而已。

至於瞞著,一旦張良被髮現,這是瞞不住的。

這麼多軍士的眼睛都看到過他們之間的相處,事後稍加檢視,就能知道他們早就認識。

似乎看破了劉邦的心思,張良這時候話鋒一轉說到,

“但是沛公,你真的是清白的嗎?”

“當初在沛縣的時候殺秦軍這都不說了。”

“就是到了草原之後,你瞞著大軍販賣奴隸,積攢錢財,還藉助那商人的通道,給自己在雲中郡置辦了幾分產業。”

“還有一些在下就不多說了,敢問,哪一樣不是死罪?”

聽著這話,劉邦的臉色漸漸的蒼白起來,帶著幾分艱難辯解到,

“這…我也是為了大軍和兄弟們…”

劉邦的話冇有說完,因為他的確做了這些事,他也知道這些事情都是違背大秦軍法的!

可這些事情大多是張良給他鋪好了道路…

想到這裡,劉邦猛然回過神,看著張良說道,

“張良,你好狠毒啊!”

他現在當然明白了,對方做這些事情就是為了將他拉下水。

一旦事情敗露,哪怕太子殿下相信他冇有叛國之心,可他的爵位也必然不保!

回到大秦也隻能當一個農家翁。

這樣的日子是他想要的嗎?

當然他心中還有一個冇法和其他人講的秘密。

從一開始遇到趙浪的時候,他就覺得對方對他的態度,似乎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樣。

有種莫名的警惕。

這也是為什麼他總想離對方遠一點。

但這一切都隻是他的感覺而已,冇辦法和哪怕最親近的人說。

看著劉邦失魂落魄的樣子,張良這時候站起了身說道,

“沛公,在下還有事情要處理,就先離開了。”

“等您做了決定之後再來找在下。”

“隻是您的速度要快,在下也是才知道那匈奴的新單於和太子殿下的關係匪淺。”

“為了讓匈奴喘口氣,或許十天半個月之內,就會將這個訊息傳上去,到時候想走都來不及了。”

說完便直接離開了帳篷。

等對方離開了之後,一旁的樊噲才說道,

“大哥!怎麼不殺了他!我們好不容易纔得了爵位,難道真要跟著他不出大秦嗎?”

他剛剛就想直接殺了對方,可誰知道大哥一直冇有下命令。

這時候一直在旁邊的盧綰,神色難明的說道,

“三弟,張良說的有道理。”

他們兩人一直是跟著劉邦的,對方做的這個事情,他們通通都有份。

當初隻是想積累一些錢財,哪怕被髮現其實問題也不大,

畢竟在邊疆之地,天高皇帝遠,還真冇人,可這些事情較真。

再說了,也還有不少普通軍士加入到了他們。

可現在這些事情和叛亂聯絡到了一起,就完全不同了。

隻能說,張良雖然設下了圈套是不錯,可如果不是他們貪財,也不會到這一步。

“大哥...“

盧綰這時候想要說什麼,卻看到劉邦有些疲憊的擺了擺手說道,

“先安排人看好他,再聯絡一下我們這些天籠絡的人手。”

“這件事情急不得,我們再看看,我就不信,那匈奴單於還真能和大秦太子聯絡上。”

“我也會用軍中加急的通道和家中聯絡上,看看有冇有什麼異常,太子殿下就算真要下手,也總會有些跡象。”

“畢竟我等如今也是有爵位的貴族。”

在大秦想殺貴族,冇有一個正當的理由可不行。

而且依照對方的性子,凡事都會有諸多後手,他隻要看看自己的家中近來有冇有什麼異常就是了。

劉邦帶著幾分恨意說道,

“如果一切正常,到時候我們就直接殺了對方!”

一旁的樊噲這時候直愣愣的問道,

“要是對方真能聯絡上呢?”

劉邦臉色一沉,說道,

“我們總要活下去。”

樊噲頓時愣了一下,訥訥道,

“可叔父,嫂子,侄兒他們可都在鹹陽,我聽說如今都還有烹煮人的酷刑...“

秦國的刑罰嚴酷,對叛徒可冇什麼好下場。

不等對方說完,劉邦就冷冷的說道,

“我和太子殿下是兄弟,我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他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便請太子殿下分我一杯羹!”

聽到這話,就連一直跟在劉邦身邊的兩人都直接愣住了。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平日裡看上去性子有些軟綿綿,似乎總被周圍人拿捏的大哥。

居然如此的狠厲決絕!

這樣的話,一般人恐怕連想都不敢想啊!

“行了,你們去做事吧。”

劉邦這時候神色冷然的說道。

盧綰和樊噲頓時領命離開。

不多時,就有一隊信使朝著朝著鹹陽的方向,疾馳而去。

幾天後,鹹陽。

如今天氣早已經回暖,街道上都是來來往往的行人。

隻是春日來臨了之後,總會有許多人不注意防寒保暖,所以病人反而多了起來。

杏堂裡人滿為患,醫師們都極為忙碌,杏堂後院配藥的地方更是如此。

大秦太子殿下此時卻正在後院幫忙,周圍的學徒醫師們卻也見怪不怪了,畢竟皇女嬴陰嫚也是醫家人。

甚至還有醫師嫌棄,

“首領,您拿的藥年份又錯了,實在不行您就歇著吧。”

“小七和小九跟著秦老去送藥了,一會兒就回。”

一名醫師略帶抱怨的說道。

藥搭錯了,可是會要人命的。

趙浪也隻能停了手,他是想表現表現自己親民來著。

彆的地方效果都不錯,就醫家有些特殊。

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問道,

“什麼地方的人居然要秦老親自送藥?”

醫師有些奇怪的看了趙浪一眼說到,

“首領,是農家的人,為首的是農家聖女,您不知道嗎?”

“聽說還有幾個女子一起,要說,現在的女子可不得了…”

冇有聽清楚醫師後麵說的什麼,趙浪瞬間臉色微微的發白,

小白蓮,小七,小九,媚,商妍兒湊到一起去了。

這特麼可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