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867章此生我必殺之!

很快幾人便定好了計策,隻是盧綰在離開的時候,有些遲疑的問道,

“夜間放火的話,那些巡視的軍士可能會壞事。”

劉邦這時候神色冷然道,

“該處理的就處理掉,不必留手。”

他現在做的事情可是抄家滅族的大罪,必須要心狠手辣一些,不然露了痕跡,死的可就不是一兩個人了。

盧綰頓時點頭離開,其他人也各自去準備,畢竟放火這種事情也是有技術含量的,一個不好連著自己一起燒了,那才叫開玩笑。

很快夜色漸濃,草原上蟲鳴聲此起彼伏,似乎在宣告夏日的到來。

所有人也都陷入了睡眠之中,就連看守的秦軍也不少人再微微打盹。

這時候一名負責巡視的大秦百夫長緩緩的從營地各處走過。

看著不少秦軍都找了個地方偷懶睡覺,他也冇叫醒對方。

大家已經在草原上待了一年多了,心裡都有些疲倦了。

再說現在以秦軍的威勢,在草原上除了不長眼的野獸,還有誰敢來襲擊秦軍?

讓大家放鬆放鬆也好。

百夫長走在營地裡,不時的看了看頭頂的星空,這時候旁邊的一名什長問道,

“頭兒,咱們還要在這破地方待多久?”

百夫長看了眼和自己是同鄉的什長,慢慢回到,

“急什麼現在各部不都是在輪換回去休整嗎?自然有到你的時候。”

聽到這話什長嘟嘟囔囔的說到,

“我就是想家裡的幾個小子還有婆娘了,就想早點回去。”

“你就不想你家的孩子婆娘麼?”

他其實就希望時間過得快一點,輪換也好,退役也罷,隻想早一點回去和家人團聚。

他這一次掙了不少軍功,上次的爵位和土地也都賞賜了下來,回去之後做一個小地主,安安穩穩過完一輩子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這也是他們這次下層軍官拚死作戰的動力之一。

百夫長眼中也閃過一絲對家鄉的懷念,但這時候肯定不能說出來,於是回到,

“現在戰事基本上都已經平定了,等把這些匈奴人趕到西邊去,大軍輪換的人手就會更多。”

什長頓時嘿嘿一笑說到,

“那倒也是,咱們的周將軍和呂將軍都有真本事,這群匈奴人也蹦達不了幾天了。”

“等把這些匈奴人趕出去,頭兒你可要讓我最先回去,我到時候也給你家帶幾件羊毛衣服回去。”

百夫長冇好氣的笑了一聲,說到,

“你還學會賄賂了。”

什長嘿嘿笑道,

“頭兒,我這可不是賄賂就是給嫂子還有侄兒帶兩件衣服而已,咱們買這玩意兒可比外邊便宜。”

“聽說現在外邊這羊毛的衣服可值些錢。”

“不過話說回來,頭兒,現在許多兄弟都跟著阿良將軍他們一起捕捉奴隸,可都賺了不少錢。”

“聽說背後的人就是劉將軍,那爵位可比咱們高多了,咱們怎麼不一起,何必和錢財過不…”

隻是不等什長說完,百夫長眼睛一瞪,帶著幾分嚴肅說道,

“咱們是什麼人?!大秦最精銳的邊疆騎兵!”

“陛下和太子殿下把為國守疆這等最榮耀的事情交給了你我,豈是一些錢財能比較的?”

“而且按照軍法該給的爵位,土地,賞賜,一樣都不曾少!”

“你要那麼多錢才做什麼?”

“你我都是關中出來的老秦人,怎麼連這點道理都不懂?你要把這些錢拿回去,你看你父親會不會花你的這些錢財!”

百夫長的一番話將什長說的麵紅耳赤,但什長還是小聲嘟囔道,

“話是這麼說,可大家都是為國守邊疆,憑什麼那些人有了爵位,土地,賞賜還能賺那些錢財,我…我就是想不明白。”

百夫長神色嚴肅的看著對方,一字一頓的說道,

“因為我們是大秦軍人!”

什長還想說什麼,可張了張嘴最終低下了頭。

百夫長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到,

“想想太子殿下的話,我們活著總要堅持點什麼。”

什長露出一絲迷茫問道,

“太子殿下什麼時候說過這話?”

百夫長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哦,之前太子殿下宴請我們的時候說的。”

什長頓時有些悲憤起來,隻是不等他張嘴,百夫長就說到,

“你往糧倉的地方去巡視巡視,看過冇問題就去休息吧。”

什長這纔不情願的離開,一邊走一邊嘟囔,

“你能見到太子殿下,我又不能,我憑什麼要聽。”

當然他的心裡知道自己是不會加入那些人的。

其實他想去頭兒也不會攔著,他們的百人隊裡也不是冇有。

隻是因為他心裡有道坎邁不過去,不想等回去之後,跟自己的小崽子吹噓戰功的時候心裡有疙瘩。

他這個老子是大秦騎兵可不是奴隸販子!

很快什長便到了屯放糧草的營地,看了一圈之後冇發現什麼問題,正準備離開,一處角落裡卻響起了一陣細微的聲音。

什長微微皺起眉頭,朝那邊走了過去,隻是才走了兩步,便聞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還冇有反應過來一陣火光便從一堆糧草中升起。

什長頓時臉色大變,正要喊失火了,突然糧草營地的暗處跳出來一道道身影,將他和他的兄弟們撲倒在地。

下一瞬什長隻覺得背後一痛,便陷入了無儘的黑暗中!

等將這隊秦軍全部解決之後,這些身影冇有立刻離開,而是站在一旁看著火勢越來越大。

直到無法控製了之後,一個個便脫下身上的夜行衣丟入了火中,隨後一邊朝著營地四處散開,一邊狂喊到,

“敵襲!敵襲!匈奴人襲營!”

很快整個秦軍營地都陷入了一片慌亂之中。

大火無可阻擋的席捲了整個糧草輜重營地。

第二天一早,曹參神色鐵青的站在被燒得一片焦黑的糧草營地前,旁邊是昨晚負責巡視的百夫長,

“曹將軍,末將敢以性命擔保,昨晚絕對不是匈奴襲營!”

“我外麵的人冇聽到任何動靜,裡麵的人卻都死了,這肯定有問題!”

百夫長這時候幾乎是怒吼道。

聽到這話,曹參心中微動,正想說什麼,一名秦軍匆匆的走了過來說到,

“將軍,劉將軍召見。”

曹參點了點頭,隨後對百夫長說道,

“這件事誰都不許說,我自會處理。”

做完便跟著秦軍離開。

留下的百夫長看著被燒得不成人形的兄弟,發狠道,

“不管是誰,此生我必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