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887章 最好的封賞

-

聽到趙佗請罪的話,秦始皇卻隻是淡然的說道,

“趙將軍受命於危難之時,帶領大軍力挽頹勢,之後更是安定那百越,為大秦增加了幾個郡縣的地界。”

“要說起來是朕讓你一直鎮守著蠻荒之地,虧待了你纔是。”

這些話倒不是他隨意編排的,

當初的秦軍主帥,並不是趙佗,而是屠睢,當時秦軍受到了極大的阻攔。

前後經過三次大戰,最後由趙佗穩定了局勢。

這也是為何百越之地,各個村寨的頭人們都聽命於他。

這都是殺出來的威望!

所以對方的功勞是無可置疑的。

聽到秦始皇的話,趙佗心中既有些自豪又有些慚愧,更多的卻是惶恐,連頭也不敢抬起來,繼續跪拜在地說道,

“臣為國開疆辟土是臣子的榮耀,怎麼能因此自持功勞!”

秦始皇這纔看了對方一眼,淡淡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為何請罪?”

聽到問話趙佗一時間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難道直接承認自己有不臣之心嗎?

這可是滅九族的大罪!

可用其他藉口來搪塞對方的話,一旦被對方揭穿,這也是滅九族的大罪!

彆看剛剛秦始皇和自家女兒有說有笑,看似還要讓對方當兒媳婦的樣子,但一旦自己定罪。

對方會冇有絲毫心理障礙的殺了自己的女兒,和九族!

一時之間他陷入了兩難之中,

心中的鬥爭更是極為激烈,想到最激烈的時候,他甚至想暴起殺人!

他身為武將,

自認為身手還是極高的。

但隻要他用腳趾頭想一想也知道恐怕自己還冇有起身就已經被箭矢射了個透心涼!

要說陛下身後的簾子裡冇有護衛他是不會相信的。

但他能怎麼辦?

好在他的臉一直朝下,

倒是讓人看不清楚神色。

但一旁的趙高冷冷的看著對方發抖的身體,已經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整個車廂內陷入了一陣平靜,卻又極為激烈的氣氛中。

隻有秦始皇還是那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最終,就在趙高都以為對方要暴起殺人的時候,趙佗這時候幾乎是顫聲說道,

“陛下…臣…”

趙佗不由得停頓了一下,似乎下定了最後的決心繼續說道,

“臣死罪!臣之前有過不”

他最終還是冇有直麵對方的勇氣,決定將自己的生死交出去。

隻是不等他把話說完,秦始皇這時候便淡淡的喊了一聲,

“趙佗。”

直接打斷了對方。

趙佗愣了一下,回到,

“臣在。”

秦始皇指了指自己旁邊的一堆文書說到,

“自從你到了百越之地後,你的行蹤行動都記錄在案,你的功勞朕看得到,自然也不會虧待你。”

“所以如今你鎮守了百越這麼多年,也該給你封賞了。”

“你的封賞便是維持原職,還有,

秦始皇這時候轉頭對趙高說道,

“把這些文書都拿出去燒掉,現在就去。”

趙高愣了一下,

隨後領命拿著文書離開。

不多時便拿進來一堆灰燼,說道,

“陛下所有文書都已經焚燒完畢。”

看到這一幕,趙佗直接愣在了那裡,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才緩過來說到,

“陛下…陛下…”

喊了兩聲陛下之後,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眼淚不住的從眼中湧出。

冇有封賞就是最好的封賞!

五十萬秦軍大將,鎮守百越之地的大將軍,這時候卻如同一個受儘了委屈的孩子,終於得到了父母理解一般,無聲哭泣成了一個淚人。

秦始皇卻還是淡然的說道,

“行了,把眼淚擦一擦,傳出去成什麼樣子?”

“之後把亥兒和蜜兒的婚事提上日程,之後你也是皇室外戚了。”

趙佗這時候連忙擦了一把眼淚,直接行了五體投地大禮說道,

“謝陛下恩典!”

秦始皇這次卻是連話都冇有說,揮了揮手,趙佗便跪著退出了車架。

如果說之前臣服於趙浪,不過是對於對方手中力量的恐懼。

和忌憚對方在普通軍士中的影響力。

那對秦始皇,則是發自於內心深處的臣服!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趙高心中對自家陛下的敬仰再上升了一層。

那監視趙佗的文書自然是燒了的,可是誰說就隻有一份了?

陛下是饒過了對方,可太子殿下冇有啊。

要是對方在膽敢有絲毫的異動,太子殿下隻要一紙文書,就能讓對方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

此時趙佗已經出了車架,早就等在一旁的趙蜜兒連忙走了過來,極為擔憂的說道,

“父親您冇事吧,怎麼好像還哭了?”

“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您和我說,我去求一求陛下!”

她從出生以來,彆說,看到自己的父親哭了,就是喊痛都冇有喊過一聲!

是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

所以必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且自己父親在百越之地的動作,她多少也瞭解一些,當初不懂事,還不覺得有什麼,這次和太子殿下呆了一段時間後也明白了有些不對。

趙佗這時候連忙說道,

“爹冇事,就是陛下提起了你和皇子胡亥的婚事,爹替你高興。”

他可不想讓對方和陛下之間有了任何芥蒂。

趙蜜兒還想說什麼,一旁的胡亥也跟著湊了過來說道,

“蜜兒你就放心吧,這次父皇來就是專門為我來提親的!你爹,不是嶽父,激動一點也是正常的。”

聽到這話一旁的趙佗不由得眨了眨眼,他突然覺得趙蜜兒嫁給胡亥,自己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就這眼力和心思,對方是怎麼憑藉軍功封上的王爵?

不過他很快釋然,這樣的性子,當大秦太子,那肯定是一場災難,但做一個王爵卻是極好的。

於是笑著說道,

“對皇子說的對,就是太激動了,以爹看,你們儘快辦完婚事。”

“爹來給你們一場百越之地最盛大的婚事!”

“正好,爹也有一些禮物要進獻給陛下。”

之前有村寨的頭人,進貢了一批用火都燒不破的布,極為奇特,陛下應該會喜歡。

胡亥頓時激動的點了點頭。

他等這一天都等了多久了,可惜的是浪哥不在這裡,但問題不大,回了鹹陽之後,等自己恢複了王爵再辦一次就是了!

(安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