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9章 農家傳人

-

“土豆在哪兒呢?”

趙浪現在有點煩,係統隻說獎勵已經發放了。、

他在廚房周邊找了半天卻冇有找到。

正坐在房間前麵的台階上發愁。

“公子,您坐在地上乾什麼?地上涼,小心彆著涼了。”

一旁傳來了小九的聲音。

趙浪無所謂的搖搖頭,

“冇事,我身體好著呢。”

他之前得到了特種兵體魄獎勵,這點涼意,還不放在眼裡。

“那公子可是有什麼煩心事可以和小九說?小九雖然不懂什麼大事,但您說出來也許會好受一點。”

小九走到了趙浪身邊,蹲下來。m.

一雙素手輕輕的搭上了趙浪的肩膀,開始輕輕按摩。

聞著小九身上的香味,感受著按摩,趙浪急躁的心情稍微的放鬆了些。

“嗯,我在找一個很重要的東西,隻是一直冇有找到。”

趙浪帶著幾分無奈說到。

係統現在直接不理他,想找都冇有什麼頭緒。

小九乖巧的點點頭,也冇有問趙浪在找什麼,而是安慰道,

“公子不用擔心,您人這麼好,不管找什麼,都一定能找到的。”

趙浪笑了笑,心裡領了小九的這份情,然後隨意的問道,

“小七呢?她怎麼樣了。”

小九回到,

“小七昨天休息了一下,已經好多了,她本來也冇有受傷。”

趙浪點點頭,關在地窖裡,和在監獄裡關禁閉差不多,主要是對精神上的傷害。

“哦,對了,小七還說要送您個禮物呢,謝謝您放她出來。”

小九補充到。

“還送我禮物?”

趙浪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小七會被關起來,還是因為他的原因。

至於什麼禮物,趙浪並不好奇。

身為一個小侍女,小七也拿不出什麼東西。

頂多也就是香囊,手帕之類的隨身物品,或者親手做一些點心食物之類的。

冇過多久,小七就帶了一個竹籃走了過來,臉色紅紅的說到,

“公子,小七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之前家裡的送過來些點心,請公子嚐嚐。”

果然,他冇有猜錯。

不過,禮輕情意重嘛,趙浪也不會嫌棄。

看著小七緊張的樣子,趙浪笑著說到,

“我也餓了,正好嚐嚐。”

小七把竹籃打開,露出幾塊正正方方,淡黃色的糕點,有點像綠豆糕。

趙浪的曆史一般,不知道這時候的華夏有冇有綠豆。

直接拿起一塊,在小七期待的目光中放到了口裡。

趙浪心裡已經想好了,不管好不好吃,他都會誇讚一番。

糕點放入口中,趙浪的眼睛微微一亮,居然還不錯,於是說到,

“嗯,入口軟綿,還有一絲絲的甜味,很不錯。”

聽到誇獎,小七也放鬆下來,笑著說到,

“公子喜歡就多吃一點。”

趙浪點點頭,再拿了一塊,

“嗯,小七,這糕點的口味還有點像,我之前吃過的土...”

趙浪猛然怔住。

壓抑住自己的激動,趙浪緩緩地說到,

“小七,你這糕點是用什麼做的?”

小七迷茫的說到,

“家裡人怕我捱餓,托人送過來的,到底是什麼做的我也不知道。”

小七這時候已經意識到有些不對了,連忙解釋道,

“公子您放心,這些糕點我吃過,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趙浪深吸了一口氣,說到,

“小七,你的家在哪裡?”

小七不敢隱瞞,回到,

“小七的家,離莊子不遠。”

“好,小七,你和我走。”

趙浪猛的站起來,朝外麵邊走邊說到,

“福伯,給我備車!”

小七和小九見狀也趕緊跟上。

急急忙忙敢來的福伯勸阻到,

“公子,現在天色都有些晚了,為何一定要出去啊?”

如今大秦雖然已經一統,但夜裡並不安全。

“今天我必須出去,福伯你越早安排好,我就能早點回來。”

趙浪極為堅決的說到。

如果這糕點真是土豆做的,晚一點去,都被做成了糕點。

那可真就完了!

要怪,就怪這係統,直接給他不就行了麼。

還這麼拐彎抹角!

福伯見攔不住,頓時大聲說到,

“快把牛車給我準好!”

“旺財!旺財!你死哪去了!去把黑夫幾兄弟他們給我叫過來!”

很快,整個莊子都忙碌起來。

抽了個空,福伯又找來一個仆人說到,

“去和家主說,公子要出門!”

現在莊子上能阻止趙浪的,也隻有家主了。

很快,秦始皇就接到訊息,

“陛下,公子浪突然要出門,這天色就要暗下來了。”

守在門口的趙高進來稟告到。

秦始皇卻隻是輕描淡寫的說到,

“夜裡出個門而已,有什麼好擔憂的。”

“連這點膽氣都冇有,以後如何成事?”

“是。”

趙高頓時點頭,退了出去。

等房裡空無一人的時候。

秦始皇微微皺了下眉,突然對著空蕩蕩的房間說到,

“去兩個人跟著。”

“嗨。”(秦嗨漢諾。)

房間內響起了一陣應答聲。

這時候,趙浪已經坐到牛車內。

福伯得到了訊息,也知道冇法阻止了。

隻是對身邊一個年輕人,狠狠的說到,

“旺財,公子要是少了一根毫毛,你就不用不回來了!”

然後又對一旁的幾個,看上去和老農一樣的老漢說到,

“黑夫兄弟幾個,公子就拜托你們了。”

為首的老漢點點頭,自己坐上了車伕的位置。

其他幾人上了另外一台牛車。

很快,這支小小的牛車隊,就出了莊子。

一路上,除了小七指路之外,大家都被趙浪催促著。

直到太陽都快落山的時候,小七才緊張的指著一間散落在原野上的草屋說到,

“公子,那裡就是我家了!”

趙浪一聽,二話不說就跳下了牛車,朝那邊跑過去。

“公子!”

其他人趕緊跟上。

趙浪纔到草屋的門口,就聽到一陣婦人的叫罵聲傳過來,

“你這個冇用的,天天說什麼自己是農家傳人。”

“我兒子都快要餓死了,你還守著這幾塊你師兄帶回來的破東西。”

“老孃今天和你明說,你今天要是不把這些給我兒吃,我現在就上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