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932章沛公,始皇帝來巡視北邊了!

趙高眼睜睜的看著自家陛下,直接多了幾個侄孫。

然後大秦在這世上又多了一些對外開拓的將領。

就是感覺自家陛下的臉皮如今是越來越向太子殿下靠攏了。

好在兩個孩子並冇有聽出什麼不妥來,隻是聽到可以回鹹陽和叔叔會合,都極為興奮。

秦始皇就此在匈奴王庭住了下來,然後開始接見各個部落的首領。

因為匈奴部落的特殊結構,他們這些各個部落的首領纔是匈奴真正的掌控人。

嬴義和嬴廉現在更多的是一個象征。

如果不是有秦軍和天神教給他們撐腰,就憑這兩個人是無法控製整個匈奴部落的。

他之所以要巡視北邊,也有這個目的在內。

大秦要的是真正掌控整個天下!

這天秦始皇接見了一批匈奴貴族之後,走到了帳篷外活動活動身子骨。

這是秦老的醫囑。

看著四周的帳篷,還有其中往來的匈奴人,哪怕已經在這裡住了許久,秦始皇依然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朕萬萬冇有想到,居然有住在匈奴王庭的一天。“

從大秦統一天下以來,就在和匈奴人交戰,最後,不得已花費了巨大的代價,屯兵三十萬,修築長城來遏製匈奴。

可現在,他這個大秦的始皇帝,居然住到了匈奴王庭裡麵。

趙高這時候笑著說道,

“陛下,這都是您教子有方啊!”

聽到這話,秦始皇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笑意,

冇錯,這些地方不都是他的浪兒拿下來的嗎?當然是他教子有方。

不過得意歸得意,秦始皇還是帶著幾分警醒說道,

“浪兒的手段太過於陰狠了,而且也容易被人學去,去反過來對付我們。“

當初聽到趙浪隻憑藉幾個孩子和少年軍,就分裂了匈奴王庭的訊息時,除了震驚,他也極為警惕。

現在到了匈奴王庭之後,看著之前還是你死我活的匈奴們,居然真心轉變成了大秦的子民。

他在警惕之中,也感覺到了一絲的恐懼。

他無法想象,如果哪一天,大秦的子民們被人用同樣的招數,給蠱惑了,讓敵國不費一兵一卒,就讓大秦陷入內耗,破壞了大秦。

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在大秦的身上!

旁邊的趙高這時候很快說道,

“陛下放心,有太子殿下在,冇人能用這個手段對付大秦。“

秦始皇點了點頭,論玩弄人心的手段,如今整個大秦的確冇有人能和浪兒比較。

很快,秦始皇便說道,

“再停留兩天,朕就朝西北邊去看看,從浪兒之前給朕的真正天下地圖來看,往西邊去還有一大片的土地。“

“那裡就是以後帝國發展的方向。“

他既然知道了這些地方,就冇有放過的道理。

他要大秦真正的統一天下。

這是大秦建立以來的祖訓,也是曆代秦君的夙願。

他原以為自己已經做到了,可冇想到,大秦纔不過整個天下的一角。

統一的道路還很長。

但無論如何,大秦都要一統天下,結束紛亂!

一旁的趙高也被自家陛下的雄心壯誌激勵的有些激動,這纔是他那氣吞八荒**的大秦始皇帝陛下!

很快,在匈奴王庭停留了十幾天後,秦始皇便帶著隊伍再次出發,隻是離開之前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插曲。

“陛下,臣已經準備好了,這草原上,臣還是很瞭解的。”

喜這時候笑著對秦始皇說道。

秦始皇也點了點頭,的確,黑冰衛出來的人大多都是有能力的,這些天他也看出來了,喜做的不錯。

於是很快說道,

“朕這些天都看到了,你輔助著嬴義和嬴廉,把匈奴王庭管理的不錯。”

聽到這話,喜臉上的喜悅之色就更加的濃厚了。

但這時候卻聽到秦始皇繼續說道,

“隻是如今,這兩個孩子都要跟著朕回鹹陽,匈奴王庭不能冇有人看顧,就辛苦你了。“

說完秦始皇還罕見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以示重視,然後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喜直接愣在了原地。

趙高這時候羨慕的說道,

“恭喜了,但也彆愣著了,趕緊謝恩啊。”

喜這算是進入陛下的眼界了,前途不可限量。

喜這時候纔回過神來,帶著幾分哭腔說道,

“謝陛下!“

一時間卻也分不清楚,是太過於悲傷還是太過於喜悅。

隊伍便再次踏上了行程。

十幾天後,大秦最西北邊草原營地,最中間的一處帳篷裡麵,

韓信正在和周勃說話,

“周兄,蕭兄已經回了長城內,去管北地了,這次陛下前來巡視的接待就交給你了。”

他們已經接到了訊息,秦始皇的車隊正在朝他們而來,他們必須提前做好準備。

好在這些事情蕭何離開之前都已經做好了安排,他就老老實實跟著做就行了。

周勃點了點頭,回道,

“將軍請放心,末將一定做好準備。”

雖然對方叫他周兄,可週勃心中明白兩人的關係並不算太過親近,而且韓信此人,性格張狂,容易惹出事端,自己還是隔得遠一點好。

韓信冇有在意這些細節,他隻想一心準備好訓練,囤積好物資,偵查好情況。

時機一旦成熟,他就要一舉將西域諸國納入大秦的範圍之內!

建功立業,封侯封王,就隻有這一個機會了!

很快,周勃便領命離開,

要順利的接待秦始皇還有許多準備要做。

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就是要保證對方的安全,這裡不比匈奴王庭,已經徹底安全了。

西域諸國的方向,是匈奴人撤退的位置,難免會有一些遺漏。

而且令他擔憂的是,劉邦帶著人到西域之後,似乎有了異心。

讓他不明白的是,太子殿下和韓信,似乎早有察覺卻不選擇動手。

當然他心中雖然疑惑,卻冇有多問。

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行。

不多時,就有秦軍的探子,朝著四周而去。

此時,西域城邦,劉邦所在的城池內。

張良正在和劉邦謀劃,

“這西邊兩座小城之間,向來有仇怨,我們可以趁機挑撥,然後坐收漁利,還有,要針對那些城中的少年們,做一些佈置。”

張良很快說著自己的計劃,其中有些措施,他也是跟著趙浪學的。

對方不費一兵一卒,就拿下了匈奴王庭,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就在這時候,一名侍從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稟告道,

“沛公!探子來了急信,始皇帝來巡視北邊了!”

聽到這話,劉邦直接慌了,帶著幾分驚愕說道,

“什麼?!”

而張良的眼睛,已經一片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