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934章 血債血償!

-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934章血債血償!

大秦營地,周勃正在佈置一座用來接待秦始皇的營地,

“陛下,還有十幾天就要到這裡了,我們必須做好防備。“

“探子要放出五十裡外,每五裡設立一座崗哨,最少要有明暗兩個哨位。”

“要備好示警的狼煙,一旦有情況,就立刻示警。”

“還有,隨時隨地,要有兩千騎兵備戰,三聲哨響之後,就要能戰!”

周勃板著臉對著自己的部下一一吩咐到。

這次接待秦始皇既是一份榮耀更是一份責任,他們不能夠出任何的差錯。

所有的秦軍將你們也紛紛應是,他們當然也看中這一份榮耀。

一個個都領命離開,準備去做好佈置。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後,周勃才微微的放鬆了一下。

他的壓力還是很大的,說句不好聽的,如果秦始皇真的在這裡出了什麼事情,所有北邊的秦軍都逃不了懲罰。

連自己的皇帝都保護不了,還有什麼顏麵當軍?

吩咐完了這些之後,周勃也冇有閒著,而是去營地裡麵四處檢視,這樣他也安心一些。

走到了營地外,看著秦軍們佈置的營地,突然一名秦軍匆匆的走了過來說道,

“將軍,大營外突然來了一個外邦人,說是有要緊的事情稟告,關係到陛下的安危!“

“什麼?“

周勃聽得眼睛一睜,急忙追問道,

“人在哪裡?“

秦軍連忙回到,

“將軍放心,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屬下就把這人給抓了起來,就在營地外。“

這種關係到秦始皇安全的事情,他們怎麼可能把對方給放了。

“把人帶過來。“

周勃神色冷酷的說道。

無論對方是抱著什麼目的傳達這個訊息的,他都要把對方給挖出來!

很快,人就被帶到了周勃的麵前,中間冇有任何的猶豫,這個外邦人就將事情說得清清楚楚,

“將軍,我是受人所托,來告訴您訊息的,張良要刺殺大秦的皇帝。“

“時間現在不清楚,地點應該是在來這裡的路上。“

“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了。”

周勃聽得直皺眉頭,然後反覆的從各個角度問了對方幾遍,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才揮了揮手,讓人把對方帶下去,雖然問不出更多的訊息了,但是這時候他不可能放對方走。

很快就站了起來說道,

“來兩千人隨本將軍前往迎接和保護陛下,其他人守住營地,再去告訴韓信將軍,讓他做好應對。“

說完便直接起身出了營帳,很快隨著三聲哨響,營地外的秦軍們紛紛集結,朝著草原深處而去。

幾天後,草原深處一隻車隊緩緩的停了下來,秦始皇走出了車架,活動了一下身子。

這些天他們幾乎都在路上還是有些疲乏的,這草原實在是太大了。

如果不是有專門的草原人帶路,他們很有可能會迷失在這裡。

當然這對秦始皇來說也屬於幸福的煩惱,這說明瞭大型的土地是何等的廣闊。

很快休息完了之後,秦始皇正要回到自己的車內,趙高這時候連忙說道,

“陛下按照規矩,您既然現身了,就要重新換一輛車。“

這是為了防止被刺客盯上。

秦始皇這時候卻擺了擺手,說到,

“在長城內的時候,人多眼雜,刺客容易藏匿,換車也無可厚非,可如今這草原上,走了這麼久,朕都隻遇到了幾個小部落,所有的人加起來都冇有過萬,哪來的刺客?“

聽到這話,趙高也覺得有道理。

就這地方,人都冇有幾個,又哪裡來的刺客?

於是也就不再堅持,和秦始皇一起回到了車架內。

在他們不知道的事,就在車隊的不遠處,那茂密的,幾乎和人一樣高的草叢之間,幾個人影正窺視著車隊。

看到秦始皇上車了之後,便悄悄的往後,一路撤退,回到了一處簡單的營地裡。

營地裡麵近百個身材壯碩,孔武有力的雇傭兵正聚集在這裡。

還有一些人在搗鼓著一些皮質的小包裹。

路過他們的時候,一個個都不由得捂了一下口鼻,這玩意兒的味道太刺鼻了。

很快這一行人就到了營地,最中間的帳篷裡,進去之後便看到了一個年輕人,說到,

“主人,我等已經看清楚了那個人所在的車架。“

這群人自然就是一路趕過來的張良。

聽到回報,張良這時候卻露出了一個不出所料的表情,

在草原上過了這麼久,果然所有的人都會倦怠,就看他們現在的位置離對方並不遠,卻也冇有被髮現。

現在他已經知道了那個暴君所在的車輛,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一個機會,一次擊殺對方!

他這一次也準備了自己的大殺器!

眼中閃過一絲冷芒問道,

“讓你們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其他人點了點頭,回到,

“我們已經,裝好了五十多個皮袋子的火油,隻要被這些東西粘上,把火點燃,連水都不能將這火撲滅!。“

張良冷酷的點了點頭,這火油是西邊極為珍貴的東西。

花了他不少錢財,但效果也極為驚人。

隻要秦始皇中了一袋火油,就絕對死定了!

比秦軍中的天雷也不會差很多。

“好,明天清晨,我們就發動進攻!“

“事成之後,你們所有人得到的錢財都足夠你們下半輩子花了!“

張良這時候說到。

清晨是所有人最冇有警惕性的時候。

聽到這話,營帳內的雇傭兵們都露出了一個笑容,他們纔不會管那些人是不是秦軍。

那些城邦的王他們也不是冇有殺過。

隻要錢給夠就行。

很快,所有的人都行動了起來,他們要準備好清晨的進攻。

時間很快一晃而過,到了深夜,張良此時坐在自己的帳篷裡,緩緩的拿出了一塊刻著名字的木牌,摸著木牌緩緩說道,

“父親,母親,弟弟,今天張良就要為你們報仇了,今天我就要讓那暴君血債血償!”

“你們也終於可以安息了。”

他苦心複仇十幾年,今天終於能得償所願!

說完,便將木牌收進了自己的懷裡,換上了黑色的衣物,走出了營帳外。

此時,其他的雇傭兵們早已經等候在這裡了。

張良這時候寒聲說道,

“出發!”

很快,一行人就消失在了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