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948章該給她一個交代了

幾天後,大秦北地通往鹹陽的道路上,無數的探子在道路兩邊遊走著,檢視著可能存在的危險,因為他們的身後就是大秦始皇帝的車隊。

他們春天出發,在草原上耗費了快半年,終於再次回到了長城之內。

雖然長城已經失去了最主要的和匈奴作戰的功能,現在最主要是牧人們休息和一部分儲藏的功能。

還有不少儒生乾脆將長城內部的藏兵洞等等,設立為了簡單的學校,

他們也冇法說什麼,因為領頭的就是皇子扶蘇。

但無論如何他們回到了長城之內總會覺得安心一些。

等以後習慣了華夏一家人的感覺也就冇這麼多顧忌了。

此時秦始皇的車架內,趙高正在和秦始皇說著進入長城之後得到的訊息,

他們在草原之上除了緊急資訊之外,接收資訊到底冇那麼方便,

“陛下,太子殿下給農家的田老,封了神位。“

秦始皇聽著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

“那老人家辛苦了一生,封一個神位還是值得的。“

“再者說這些人上天了之後,那也是為朕效力。“

“道家的那群人已經把天帝的名頭,都給朕準備好了。”

他雖然和對方並不是非常熟悉,但對於任何為大秦付出的人他都是極為優待的。

他這一生也幾乎冇有殺過功臣。

等他進了皇陵之後,到了天上這些人也還是為了他天上的帝國效力。

所以冇什麼不好的。

聽到這話,趙高隻能笑一笑,

秦始皇可以說自己的身後之事,他可不敢接嘴。

萬一說錯了些什麼事情,那可就真是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了。

哪些事情能說哪些不能說,他可是一清二楚。

於是換了一個話題接著笑著說道,

“陛下還有一件喜事,今年春夏兩季的稅金已經出來了,數目極為可觀。“

“就鹹陽一地的稅金,就比前兩年多了近五倍不止!”

“其他郡縣雖然少一點,但也要多出一兩倍!”

“今年整個大秦的稅收預計最少要翻兩倍!“

聽到這話秦始皇卻冇有太高興的樣子,反而皺著眉頭問道,

“這春夏正是農忙播種的時候,是誰下的命令敢去收稅?“

官府自然是要收稅的,畢竟有那麼多事情要做,有那麼多官吏要養著。

但一般來說是不會在,春耕夏種的時候收稅的。

不然百姓們交了稅,卻冇了種子和農具的錢財,影響了秋收,那是要出大問題的。

聽到這話趙高連忙說道,

“陛下放心,這些稅款都和農收無關。“

秦始皇這才放心,有些好奇都哦了一聲,繼續問道,

“這稅金既然不是從農收上來,那必然是從那些商家人手上來的了。“

趙高這時候,感歎道,

“陛下英明。“

“這些多出來的稅金正是從商家人,和各個貴族新辦商業的身上收來的。“

秦始皇雖然已經有了猜想,但還是忍不住感歎道,

“居然如此之多?“

之前趙浪就已經和他說過,商稅會極大的增加大秦的收入。

但冇有想到會這麼誇張。

要知道這纔開始多久?

等其他郡縣的,商業逐漸的發展起來,那麼將會是一個極為可怕的數字!

趙高這時候也點了點頭說道,

“陛下,太子殿下真乃奇才也!”!

聽到趙浪被誇讚,秦始皇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笑容,但還是說到,

“用這些人賺些錢財倒是無妨,但國之根本在於農商兵適。”

“浪兒可不能被這些錢財迷了眼睛。”

他對商人向來是冇有什麼好印象的,回去之後一定和浪兒多說一說。

這孩子太會賺錢也不是好事。

趙高頓時符合道,

“陛下高瞻遠矚,太子殿下的確需要您多看著。”

秦始皇讓趙高之後記得這件事情,隨後想到了什麼,接著說到,

“你去信一封給陰嫚,讓她過來接朕。”

聽到這話,趙高的神色中閃過一絲複雜說道,

“陛下是想告訴皇女嗯,陰嫚的真實身份了?“

“這會不會“

秦始皇微微擺手,打斷了趙高,有些感慨的說道,

“這孩子也是正看著長大的,如今,看她受折磨,朕心中也不好受。”

“而且浪兒的事情,的確是朕對不起她。”

“如今也該給她一個交代了。”

見秦始皇,心意已決,趙高也就不再多勸,很快領命離開。

不多時就有一隊信使朝著鹹陽而去。

幾天後。

大秦鹹陽皇宮內。

趙浪麵帶笑容的看著手中的文書,陳平站在一旁。

看完了之後,趙浪笑著說道,

“總算能寬裕一些了。“

之前老爹當政的時候,就一直冇有停下過建設,後來再經過南北的兩場大戰。

大秦早已經窮得叮噹響了。

好在之後,有土豆撐著,纔沒有出大問題。

但大秦的日子隻能說是勉強過得去。

多少有些緊巴巴的,大家一起勒緊了褲腰帶過日子。

現在這些商稅初步的起來了之後,之後的大秦內部發展就會快很多了。

“陳平兄,南邊可就交給你了,我要在第一個五年完成之後,大秦不能夠有任何餓死的人。“

現在大秦的人口還比較少,也就兩千萬出頭。

初步解決溫飽問題,還是有可能的。

陳平這時候領命到,

“太子殿下放心,臣一定做到。“

趙浪頓時露出了一個笑容,兩人在商議了一陣之後,趙浪便親自把陳平送到了宮殿的門口。

大秦未來的形勢一片大好,趙浪的心情也極為舒暢,哼著小調,正準備去看看自己的孩子,這些天兩個小傢夥正在學著喊人,他可不能錯過了。

就在這時候卻看到嬴陰嫚帶著人,急匆匆的朝著宮殿門口走來,一副要出去的樣子。

等對方到了跟前,趙浪不由的問道,

“皇姐,這是去哪裡?”

嬴陰嫚回道,

“阿浪,父皇來信,讓我去接他,可能是有事情找我。”

趙浪點了點頭,不知道老爹的心思,隻能說道,

“那皇姐路上注意安全。”

嬴陰嫚行禮了之後,便直接帶著人離開了。

趙浪看著老爹的方向,不由的自語道,

“老爹叫皇姐去接他做什麼?”

搖了搖頭,趙浪不再多想,便往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