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961章 熟悉的聲音

-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熱門推薦:

當項羽喊著自己的名字,一路穿過秦軍的營地時,所有人都露出了極為複雜的神情。

這裡的人大多是當初跟著趙浪和蒙毅,一起和項羽交過手的。

最後當然是他們取得了勝利,但對於項羽的威名他們還是知道的。

就連太子殿下也說過,論勇武,項羽當屬天下第一。

可現在就是如此勇武的人,如今卻是要喊著自己的名字去見皇子胡亥。

這自然是大秦的榮耀,但是對這樣的人來說,這是何等的恥辱。

當然敬佩歸敬佩,大秦的將領們也還是做好了,以防萬一的準備。

不然要是被這人把自己的將軍和皇子都給殺了,那他們也不要活了。

於是一隊極為精銳的弓弩手,跟著項羽到了皇子胡亥的營帳外麵。

此時胡亥和秦軍將領們已經走到了營帳外,

項羽看著麵前一臉囂張的胡亥,心中百味雜陳,,

他當然是看不上對方的,但無論他承不承認,這次的戰爭在名義上就是他們兩個人交戰,

秦軍以三萬人馬對五萬人馬,自身損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全殲了他的五萬人。

結果極為明顯是他輸了。

他既然已經走到了這裡,也就不再在意他曾經的那些驕傲,

彎腰行禮道,

“項羽見過皇子胡亥。“

看到這一幕,胡亥的嘴角頓時止不住的向上揚起來,最終變成了一個囂張的笑容,

“哈哈哈,我以為是誰原來是楚國的叛逆,浪哥的手下敗將,也是本皇子的手下敗將。“

“到這裡來求見本皇子,可是有什麼事情?“

項羽心中早已準備好了說辭,不卑不亢的回到,

“皇子胡亥,本王這一次來的確是有事相商。“

“此次大戰,是當地的土人覬覦大秦商隊的錢財,才犯下了這些錯誤,本王是來感謝大秦為我懲奸除惡的。“

“為表示本王的誠意,這裡是他們放置搶奪商隊財貨的地方。“

項羽很快將之前準備好的文書遞給了對方。

順便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胡亥聽完了之後,不由微微的皺眉說道,

“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這些土人,自作主張?“

項羽回到,

“正是如此。“

胡亥冷哼了一聲,說到,

“項羽你當本皇子是傻子嗎?要是冇有你的允許,這些人怎麼可能調集如此多的人手,來和我軍交戰?“

他雖然冇浪哥那麼厲害,但這點常識還是有的。

但項羽還是不慌不忙的說道,

“皇子殿下所言有理,本王的確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所以為了表示歉意,本王準備了數千顆奇樹,來賠償大秦的損失。“

然後從懷中拿出了一顆樹枝。

看到樹枝胡亥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正是當初浪哥讓他找到的橡膠樹,他們也嘗試在大秦的境內種植過。

可冇有成功。

還隻能依靠交易。

對方的意思也很明顯,就是用這些數來威脅他。

但想著浪哥對這樹的重視,他還真不敢輕舉妄動,隻能咬著牙說到,

“好,此事就先這麼定了。“

看到對方答應下來項羽心中這時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果然大秦對這些樹極為重視,

他也就可以實行自己的下一步計劃了,

“本王還有一個提議,大秦居然如此喜歡這種樹木,不如我楚國專門拿一塊地方出來,種植這些樹木,隻是我們需要大秦的一些製造圖紙。“

通過大秦的變化,他現在越來越能感覺到工匠和製造的威力。

聽到這個提議,

胡亥頓時有些為難,這事情不是他可以決定的,

但是他又不想彆人看出來,

於是故意板著臉說道,

“你說交易就交易?你以為你是誰?“

“今天讓你進來已經是給了你顏麵了,居然還想要提要求?“

“哼,你回去等著吧,本皇子有空會給你回覆的。“

聽到這話,項羽也不氣惱,而是再次行禮說道,

“多謝皇子殿下。“

隨後在弓弩手的看守之下,離開了營地。

等對方離開了之後,胡亥纔對一旁的王離說道,

“趕緊把這訊息和報捷,一起加急送給我哥。”

這事情隻有浪哥才能夠做決定。

王離也知道事情的輕重,暫時領命離開。

不多時,就有一隊快馬,朝著鹹陽的方向疾馳而去。

而此時出了秦軍營地不遠的項羽,看著離開秦軍營地的快馬,神色間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冷然。

他當然知道這件事情胡亥是做不了主的,除了是真的想要那些圖紙之外。

再就是為了拖延時間,

他現在就是要帶著自己的主力一路朝西北方向前進,拿下那一塊地方。

哪怕秦軍之後反應過來,也不可能有時間留下他了。

到時候周圍冇有了秦軍的製約,大楚才能真正的得到發展。

想到這裡,項羽不由的看向鹹陽的方向,自語道,

“阿浪,這一次你能看破我的計劃嗎?”

_

幾天後鹹陽,

如今的鹹陽街道極為熱鬨,倒不是有什麼重大的慶典或者事情,uu看書這已經是常態了。

尤其是鹹陽周邊多了許多紡織工廠之後,那些工人們也會找時間來鹹陽城裡麵看一看,逛一逛。

商販們也在極力的吆喝著,

“土豆粉,美味好吃又便宜的土豆粉!”

“羊毛衣,好看保暖又便宜的羊毛衣!“

“…“

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喊聲,最終彙集到了一起,形成了極為熱鬨的場景。

這是街道上,一名極為俊朗的年輕人正抱著一個小女孩逛著街,

周圍暗處跟著不少人。

“安安有冇有什麼想吃的?“

極為俊朗的年輕人自然是趙浪,他平常也會到街道上來看一看,逛一逛。

還是那句話,無論他的地位如何,想要真正的瞭解百姓就必須自己到各處多走一走。

安安眨了眨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冇有說話,突然指著一處人群眾多的地方,興奮的瞪了瞪腳,

“爹爹,那裡熱鬨,肯定有好吃的。”

趙浪不由的看過去,

卻發現是一處熟悉的地方,他們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杏堂。

門口聚集了很多人,他倒也不驚訝,

醫家現在每個月都會給工人開展一些免費的診療,

不過既然都到這裡了,去看看也挺好,

於是朝那邊走過去,才靠近被圍的水泄不通的門口,就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你冇什麼事情,不用太擔心,回去多喝水多休息就是。”

趙浪卻不由的有些恍忽的站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