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970章 曹參叛變!

-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970章曹參叛變!

城牆上,反應過來的西域士兵們這時候也圍了過來,

但隻是一個照麵,就被殺的人仰馬翻。

衝上去的雖然是民夫,但多是牧民,性情也比較凶悍,集體的戰鬥力雖然比不上秦軍,可是在單個的搏殺之中,卻極為強悍。

他們按照命令,朝著城下的城門殺過去!

“頂上去!都給我頂上去!”

張良紅著眼睛在釋出命令,他們的情況並不樂觀,除了樊噲帶著的人手,其他奴隸軍根本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這雙方無論是士氣還是戰力,相差都太大了。

要不是人數眾多,將這些人團團圍住,恐怕都要被突破了!

張良此時也看出來了這些人的目的,如果真的被這些人打開了城門,城外的那些人衝進來,他們這些人隻怕連這五千人都頂不住!

更彆說,秦軍大營到這裡不過二十裡,騎兵轉瞬就到!

想到這裡,張良的臉色都不由的蒼白了幾分。

他還是低估了那一支橫掃天下的秦軍的戰力!

也高估了自己帶著的這些奴隸軍。

這些人根本就不能稱為軍隊,可當初秦軍的奴隸軍又為何能那麼悍不畏死!?

在激烈的戰場上,張良居然陷入了一陣恍惚。

而此時,戰鬥卻越發的激烈了!

一名草原人百夫長這時候怒吼道,

“草原的勇士們!”

“天神在看著我們!小狼崽子們也看著我們!”

“殺到城下,打開城門!“

他周邊的草原人秦軍頓時也怒吼道,

“打開城門!打開城門!”

所有人都一股腦的朝著城下殺過去!

居然有一種勢不可擋的意味!

畢竟哪怕奴隸軍人數再多,城牆上也就這麼大。

同等的人數麵前,這些人根本不是秦軍的對手!

眼看著這些人將奴隸軍逼得節節敗退,張良這時候也終於回過神來,

看著勢不可擋的秦軍,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陣寒芒,隨後冷然說道,

“讓人用石油堵住下城的通道。”

旁邊的副將愣了一下,不由的說道,

“貴人,可我們的人…”

“閉嘴!“

張良這時候惡狠狠的說道,他絕對不能被破城!

這些都是必要的犧牲!

如果真的被秦軍攻破城池,這些人又能活下來幾個?

隨後又說道,

“再去讓樊將軍撤下來!”

樊噲的身份還是不同的,不能讓對方死在這裡。

一旁的副將也隻能領命離開,

很快,就有人帶著石油,倒在了通往城下的路途上,

刺鼻的味道讓許多奴隸軍都警惕起來,隻是看到是自己人在他們的後麵佈置這一些,頓時慌亂了起來,

“你們在乾什麼!為什麼在這裡倒石油!”

但其他人不回話,隻是沉默的做事。

這下所有人都慌了,

前麵是凶悍的秦軍,後麵是自己人倒石油。

原本就不高的士氣直接全部崩潰,奴隸軍們開始放棄了抵抗,想要朝著後方逃去。

可早有督戰隊等著,於是這些奴隸軍就被堵在了中間被殺!

此時,張良看到了怒意沖沖朝自己走來的樊噲,於是神色冷然的下令道,

“點火!”

副將領,隨著一聲令下,一道大火轟然升起!

隨後掩蓋了城牆上還在相互拚命的奴隸軍和秦軍!

這一次,雙方不分彼此的在大火中哀嚎死去!

“張良!你在乾什麼!”

樊噲這時候走到了張良身邊,厲聲質問到,

“我們的人也還在裡麵!你怎麼和大哥交代!”

他都冇有想到,

張良居然會連著自己人一起燒!

他大哥劉邦平常也是很得民心的。

張良這時候冷冷的說道,

“擋不住秦軍,我們都要死!”

“就算是沛公在這裡,他也會同意我的做法!”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罕見的張良懟了一頓,樊噲也有些說不出話來,對方冇有指名道姓的罵他,已經是不錯了。

隻能氣憤的轉身離開。

而此時,城牆上的火也越發的大了!

城牆下,周勃和李尚看著城牆上的大火,神色也都極為複雜,

“將軍,他們居然敢放火!他們自己的人可也在裡麵啊!”

李尚這時候帶著幾分不可置信說道。

他們當然想到了對方手中有石油,所有也是讓這些秦軍貼上去和對方交戰。

雙方混在一起,也就不會用石油了。

可玩玩冇有想到,

對方居然連自己人一起燒!

周勃這時候卻神色凝重的說道,

“張良此人,果然不可小覷!”

這些奴隸軍的戰鬥力極差,按理說不可能是秦軍的對手,

可冇有想到,張良的心思居然如此狠厲!

不愧是刺殺過陛下兩次的狠人!

當然對方也是藉此給他一個資訊,如果他們真的強攻,對方就會用這些石油,和他們同歸於儘!

這下哪怕真的所有秦軍都在這裡,恐怕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李尚看著化為了火海的城牆,不由的問道,

“將軍,我們現在怎麼辦?”

周勃緩緩的吸了一口氣,隨後說道

“後撤吧,再給對方一封書信,要回我軍的戰士的屍體。”

哪怕就是骨灰,他們也要帶回去,埋在自己的土地上。

這是大秦的規矩。

如果回不來的,或者找不到的,也有其他的辦法。

把那片土地變成大秦的就行了。

至於進攻,也就不用多想了。

他們已經牽製了對方近十天,韓信將軍他們應該早就到了西域的腹地,再過幾天也該有訊息傳來了。

李尚頓時領命。

很快,秦軍便退回了自己的營地。

隻是看到這一幕,冇有人歡呼,所有奴隸軍的嚴重隻有一片悲涼。

大秦是他們的敵人,但這些貴族又何嘗不是呢?

輸贏對他們其實冇有太大的意義。

隻有張良這時候鬆了一口氣,他可以肯定,隻要秦軍的主將冇有瘋,也就不會讓人這麼進攻了!

這一次,他們雖然前後損失了三千多的奴隸軍,可消滅了秦軍的一個千人隊。

這簡直太賺了!

畢竟奴隸軍隨處可得,可精銳秦軍就不一樣了!他也接到了秦軍索要屍體的訊息,

這他倒是無所謂,讓人給對方就是了。

時間一晃而過,幾天後張良在城牆上看著秦軍營地。

現在的僵持,對他們是有利的,這一戰其實他已經嬴了!

他們又多了一些時間。

想到這裡,他不由的露出一個笑容,

一名信使突然匆匆的跑了上來,顫抖稟告道,

“將軍!曹參叛變,秦軍已經突襲了我們的後方,所有物資都被劫掠一空!”

聽到這話,張良的臉色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白,隨後直挺挺的向後麵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