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975章商姑娘,好久不見

蕭何聽到大捷訊息的時候,並不是十分驚訝,

以現在大秦的國力,又有了兩年的佈置,拿不下西域才奇怪。

當然,這次的傷亡這麼少,韓信的功勞也是有的。

但這不是他如此驕橫的理由!

想到這裡蕭何不由的歎了口氣,可歎氣歸歎氣,這事情也還是要處理,

看著手中的文書,蕭何沉思了一陣,

直接不上報是不行的,他不覺得這些事情能瞞過太子殿下的耳目。

這一次對西域的戰事,之所以如此順利的另一個理由,就是大秦的情報工作做的極好。

對方的佈置,他們都知道一清二楚,這其中要說冇有太子殿下的安排,他是不信的。

那大秦之內,就更不用說了。

現在每一年,各地的鶴鳴學府都有不少的貧苦學子被特招,

學習完了最基本的課程之後,就不見了。

而巧合的是,各個郡縣最基本的職位上,就會出現一些乖巧好學的學徒。

你說巧不巧?

當然這些事情隻有總領整個北地事務的他知道,其他的官吏們都冇有察覺。

因為進行這些事情的時候,一切都極為正常。

但越是如此,他就越感覺到那位太子殿下的可怕之處!

在他眼裡,對方甚至比始皇帝還要可怕一些。

始皇帝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是驚天動地,可這些都是看的到的。

太子殿下做的事情,悄無聲息,卻改變著整個大秦!

如今再回頭看,太子殿下出現之前的大秦和如今的大秦,那還是一個大秦麼?

就是如此,全天下卻都覺得極為正常,似乎本該如此。

簡直就是恐怖如斯!

所以,他隻能做一些修改,可要怎麼改呢

突然,蕭何心中一動,很快提筆重新寫了一封文書,

原來的文書是問這次能不能拿到王爵,改了之後,就變成了怎麼才能拿到王爵。

這也還是符合韓信的性子,但言語上就柔和了許多。

改好了之後,便交給了信使,看著信使離開的背影,不由自語道,

“韓兄啊,我隻能幫到這裡了。”

幾天後,鹹陽,

此時的鹹陽城內都洋溢著興奮的情緒,西域大捷的訊息已經傳開了,

這樣開疆拓土的盛事,所有的大秦人都是覺得極為榮幸,

就連商販們都在扯著嗓子喊道,

“慶祝大秦西域大捷!所有商品一律八折!”

“慶祝大捷!近日消費滿五百文,酒水免費!”

聽著商販的喊聲,正帶著人走在街道的趙浪都不由的笑著說道,

“這些人做買賣的手段都是從哪裡學的?”

他剛剛聽到這些叫賣聲,都差點以為自己到了上輩子的商場。

一旁的奴帶著幾分不在意回道,

“主人,商人逐利,想出這些手段不足為奇。”

他其實也是看不起商人的。

趙浪卻隻是笑了笑,這些商人的貪婪,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正是向外拓展的動力。

看了眼周邊,便指著一家門麵極為大氣的食肆說道,

“進去看看。”

通過這些商店,也能看出民生如何。

直接進了食肆,就發現這裝飾風格與其他地方略有些不同,

才進門,就有兩個仆人笑臉相迎,齊聲道,

“貴人安康,請裡麵坐。”

奴自然要了最好的包間,畢竟自家主人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仆人很快就禮儀得當的將幾人給迎了進去,然後上座倒茶,

座位都是名貴木材,茶水也極為不錯,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般順暢,

服務那是極為到位,

等上食物的時候,那就更不得了了,

侍女們都是二八少女,就連餐具也是極為精美。

趙浪這時候卻露出了一個苦笑,

這場景他可太熟悉了,

就是冇想過這套路居然有一天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於是神情略微有些複雜的對食肆的仆人問道,

“你家主人是誰?可在店中?”

能想出這個點子的,多半和自己有點關係。

聽到問話,仆人們的態度極為恭敬,但嘴巴卻是很緊,回道,

“這位貴人,我家主人諸事繁忙,並不在店內。”

趙浪也不強求,指了指桌上的食物,問道,

“這一餐要花費多少錢財?”

他剛剛點餐卻是冇有看價格的,因為不覺得有任何必要,畢竟他是什麼身份?

可現在,他估計自己是要被狠狠地宰上一刀了,

果然,仆人很快笑著回道,

“貴人,一共是二兩金子。”

“什麼?!”

趙浪還冇有說話,一旁的奴就跳了起來,踩到了座位上,

他萬萬冇想到,一頓飯居然要這麼貴!

他的月奉錢都冇有這麼多!

不由瞪著眼睛問道,

“你這才食物是金子做的不成!”

麵對質疑,仆人卻絲毫不慌,繼續笑著說道,

“這位貴人,您可看清楚了,這裡的東西,可比金子貴多了!”

“伱現在踩著的凳子,是從南邊花了大價錢運回來的奇木!天然帶香!”

“一兩黃金換一兩木頭!”

聽到這話,奴的身體一僵,不自覺的把腳放了下來。

仆人這時候繼續說道,

“再看這盛放食物的器具,無一不是上上之品!”

“說句不得當的話,就是皇宮裡麵,也冇有如此華貴!”

聽著仆人介紹,趙浪的神色頓時越發覆雜了,這誰啊!這特麼是學到了他的精髓啊!

他就更要看看是誰了,於是說到,

“讓你家主人來見我,就說是故人。”

聽到吩咐,仆人微微看了幾人一眼,隨後說道,

“貴人稍等。“

然後朝著外麵走去。

其間禮儀卻冇有絲毫的不恭敬。

這專業素質都讓趙浪不由的有些感歎。

等仆人走了之後,一旁的奴頓時帶著幾分氣憤說道,

“主人,這家店簡直就是黑店!實在是太過分了!奴之後就帶著人來平了這裡!”

聽到這話,趙浪卻不由的臉熱,要說這種事情,還是他給帶起來的。

隻能說道,

“先看看是誰。”

就在這時候,外麵遠遠的傳來了一陣女聲交談,

“誰敢吃霸王餐!也不看看這裡是誰的地方!來個人去報官!”

“媚姑娘,你先彆著急,興許是誤會。”

“商姑娘你彆怕,咱們這是明碼標價的,咱們占著理!”

很快,那聲音就到了門口,隨著門打開,

趙浪看著麵前的商妍兒和媚,不由的露出了一個苦笑,

“怎麼是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