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裡冷冷清清,誰都不敢靠近王妃的屍體。

叮——

楚芸嵐的腦袋裡閃過一道機械般的電流聲。

【宿主你好,我是係統小乖,恭喜你被選中,綁定複活程式。】

楚芸嵐看著神識中的雲朵,冷冽的譏笑一聲【這就是李博士開發的神海係統?】

雲朵慢悠悠的飄蕩著【宿主肉身已死,現已進入大寧朝,複活值為一百將重新回到新世紀。目前,複活值為零。】

楚芸嵐輕彎櫻唇【小乖,幫我給李博士帶句話,等我複活回去,就是他的死期。】

話落。

楚芸嵐驟然睜開眼睛。

那雙淚水瀰漫的杏眸再無柔情似海,而是被鋪天蓋地的冰冷取代。

她嘗試著活動一下手指,發現身體虛弱到連站起來都做不到。

楚芸嵐一臉嫌棄【穿越的身體也太差勁了。】

小乖回道【宿主已解鎖零級醫藥箱,可自行選擇產品。】

楚芸嵐在神識中翻出兩瓶葡萄糖喝下【這個功能倒是不錯,李博士拿我當試驗品,還算有點良心。】

小乖依舊是無波無瀾的聲音【待複活值五分,可解鎖一級武器箱。完成條件二選一,與晉王同房,或晉王願意和離。】

楚芸嵐簡單的看了一遍原主悲哀的人生,不假思索的選擇了後者。

同房?和那個害死了原主的渣男同床共枕?

楚芸嵐乾乾淨淨的身子,不能被渣男拱了。

她既然進入這個同名同姓,又相貌相同的身體,自然不會任由著原主委屈、受氣到死不瞑目。

她身為國際頂尖法醫,特種醫學專業的精英,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還能被幾個古人給玩死?

簡直貽笑大方。

聽著對麵匆匆忙忙趕來的腳步聲,楚芸嵐支撐著地麵,身子勉強坐穩。

兩包葡萄糖足夠支撐眼前的危機,至於腦袋和手腕的傷,她還需要回房間慢慢治療。

“王爺!我們攔不住王妃,誰料到她會撞石頭……”

婢女的話不等說完,看到楚芸嵐靠在假山邊上坐著,頓時吞下去後半句。

一臉陰鶩的寧子衡同樣怔住了。

“楚芸嵐!你又在裝病!”寧子衡怒不可遏的質問道,“你這下三濫的手段真是百試不厭!”

楚芸嵐淡漠的打量著男子,英俊瀟灑,確實有一副好皮囊。

可惜眼盲心瞎,看不清原主的真情,過去她哪裡是‘裝病’,分明是抽血三年真的垮了。

“王爺。”楚芸嵐櫻唇輕吐,帶著幾分以前從未有過的淩冽和威嚴,“有奴婢意圖謀害晉王妃,又誣陷王妃自儘,該不該死?”

寧子衡臉色驟然一沉,“按律杖斃。”

話落,兩個婢女瞬間嚇得渾身發抖,心虛的狡辯,“王妃……分明是您故意撞死,想吸引王爺的注意力。”

楚芸嵐扶著假山站起來,眼神冷漠,“我在和王爺說話,輪得到你們兩個奴婢挑撥離間?妄加猜測?”

婢女大驚,雙膝一軟,徑自跪下。

這個王妃入府三年,性情溫順似水,事事討好王爺,哪怕被奴婢罵到頭上,都會包容大度,何時如此威嚴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