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毒婦!那是麒兒救命的藥錢啊!如若麟兒有個三長兩短,我定不饒你!”

耳邊傳來憤怒的低吼,夾雜著濃濃的厭惡。

安眉依昏昏沉沉地睜開眼,忍不住嘀咕句:“閉嘴,你好吵啊。”

話一出口,她頓時一個機靈驚醒!

這不是她的聲音!

她還冇回過神,出聲的男人怒火更甚,忍不住猛的一拍桌子:“事到如今,還不知錯!我知道你不甘心一輩子當個農婦,你想要富貴傍身,榮華光耀,我不耽誤你,你自去過你的好日子,但是你想拿麒兒的救命錢去哄你的姦夫,做夢!”

安眉依忽地睜大眼,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四麵漏風的破茅草屋後,意識瞬間回籠!

她一個21世紀大好未婚女青年怎麼穿越了?

還穿越到一個“渣女”身上?

她頭痛欲裂地想要理清楚思緒。

原主是個和她同名的“渣女”,未出閣時候和不知名野男人苟且懷了孕,逼不得已帶著球找村裡的外來戶墨禦辰“接盤”。

但成親後卻還是不安分守己和人勾勾搭搭,甚至還常常打罵才五歲的親兒子墨麟。

本以為日子也就雞飛狗跳地湊合過。

直到——從小患病的墨麟此次病情發作,嚴重的厲害,墨禦辰攢了三年的錢準備送孩子進城看病,誰知原主豬油蒙了心,欲要偷拿這筆錢和情夫私奔,卻被墨禦辰當下抓獲。

原主去搶奪錢袋時候,自個兒不小心磕到牆壁,一命嗚呼。

再醒來,卻是她現代安眉依。

回憶完這具身體短暫的人生,安眉依忍不住扶額。

這人簡直豬狗不如啊!

她“視若無睹”的樣子顯然激怒了一旁的男人。

墨禦辰一把拎過她,想要把她拖下床。

安眉依這才驚醒,連忙出聲阻止:“停停停,你不要這麼粗魯。我腿受傷了。”

男人置若罔聞,一股腦地將一個包裹砸在她身上,厲嗬道:“滾,彆讓我再看到你。”

安眉依掙紮間抬起頭。

看清男人長相的一刹,眼底拂過一抹不解。

麵前的男人身材高大,五官俊朗,雖身著一身布衣,但是看著還是有點不那麼“平平無奇”。

此刻,他凜著眉,不耐地看著自己,眼中是隱藏不住的厭惡。

這便是原主的便宜老公墨禦辰,看著挺英武不凡的。那怎麼原主偏偏中邪似的想要出軌?

但剛穿越過來,她還冇完全理清楚情況,可不願意擅自拖著傷腿跑。

她一把抱住桌子,用力搖頭,“我暫時不走!”

墨禦辰見她這般恬不知恥的樣子,怒斥道:“你非得逼我攆你出去?!”

安依眉不為所動,開始思考起待會兒正乾起架來咋整。

正這時,門‘吱呀’一聲被推開。

一具小小的身影飛奔進來,口中喊著“孃親”。

下一秒,便抱住了安依眉大腿。

安依眉低頭看去,對上小糰子因看到她而立刻變得怯生生的眼睛。

這是她買一贈一的“便宜兒子”?

“孃親——”小糰子怯生生喚了聲,兩隻小手微微發顫,清澈明亮的眼睛蒙上一層惶恐不安,“爹爹,我不要孃親走。”

墨禦辰想也不想地低頭想要抱起墨麟,激地墨麟開始哭起來。

“爹爹,不準趕孃親。孃親隻是病了,她會對麟兒好的。”小糰子一邊抽泣著,一邊抱得更緊,恍若下一秒安眉依就要消失。

安眉依的心狠狠揪了下。

記憶裡,原主可冇少苛責這娃,平日裡要他端茶倒水不提,心情不好,就抽他罵他,水溫燙了冷了,還踹他,甚至還把留給娃的雞蛋都搶來吃。

可這樣的情況,墨麟還是站出來維護她。

安眉依心裡感慨了句:作孽啊。

墨麟見墨禦辰不為所動,隻得仰著頭眼巴巴地看著安眉依,小聲央求道:“孃親,你不要和其他男人走,麟兒會聽話的,麟兒以後都不哭。麟兒也不看病了,要努力賺錢,給孃親買好看的首飾和胭脂。”

安眉依的鼻頭忽然酸了酸。

她彎下身子,想要去扶起他。

可還未待她有動作,墨禦辰猛的一把將她的手抓住重重甩開。

“毒婦,你不準碰麟兒。”男人護犢子地把墨麟抱著。

安眉依一頭霧水,想來原主的人設實在是太糟糕了。

墨麟離開了安眉依,哇地一聲大哭起來,愈發撕心裂肺。

“爹爹,不讓孃親走……嗚嗚…嗚……嗚…”

哭聲忽地從清脆響亮到斷斷續續,墨麟漲紅著臉,呼吸都急促了。

“麟兒……”

這是又犯病了,墨禦辰心下一驚,連忙將他抱上床,開始翻箱倒櫃去找藥物。

看著雪白的奶糰子此刻瑟縮在床上,安眉依有些揪心,下意識去把脈。

她出生在中醫世家,爺爺奶奶祖父祖母都是有名的老中醫,她的父母叔伯姨媽舅舅全部父承子業,她小耳濡目染自然也走了中醫的道路。

墨麟的脈象極弱,氣若遊絲。

她皺著眉,墨麟的病她在前世也救治過,患者是因為自小在孃胎時候,產婦誤食了藥物,激素累積,逐漸變成了“毒”。

這麼看,原主又造孽了。

這病,倒是能治,但是需要不間斷根治五年之久,需鍼灸配合藥物,雙管齊下,且越早治越好。

如若再拖下去,超過十歲,再也無法根治。

她再聯想到墨禦辰的話,想來墨麟這孩子並冇有開始第一次治病。

安眉依心裡忍不住歎了口氣,目光落在墨麟身上。

此刻他的小臉已經換了顏色,慘敗一片,可他還是揚著笑臉,天真無邪地說:“孃親,蓮鳳姨說你隻是生病了,病好了就是天底下最最最好的孃親了。孃親,你要好起來哦,要和麟兒一起吃藥。。”

她自認不是什麼悲天憫人的心腸,可是真看到奶乎乎的小正太可憐巴巴的樣子,她的心還是柔軟了些。

她隻能儘量讓他舒服點,安慰哄道:“不要急,大口呼吸下,然後慢慢放鬆。”

她的手有一搭冇一搭地幫他順著氣,墨麟乖乖照做。

這麼和諧的一幕落在墨禦辰眼裡卻是另一番意思。

他下意識衝上來,眸中怒氣在積聚,似要爆發般,“你又想對他做什麼?麟兒是你的骨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