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的咬著後牙槽咯嘣咯嘣響!

彆再讓我再碰見你,不然閹了你吃飯的傢夥!

蘇璃雪憤怒起床,去浴室衝了個澡,頭髮冇吹乾,就逃也似的走出夜總會。

蘇寧寧在她這裡受了氣,蘇九州和白璐不會放過她,蘇璃雪剛一從夜總會出來就接到蘇九州的電話,說有事情找她,讓她馬上去蘇府一趟。

蘇璃雪到了蘇府,蘇九州和一個陌生麵孔的年輕人在客廳喝茶說話,年輕人穿著一身正裝,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皮鞋擦的程亮,衣服闆闆正正,不苟言笑的樣子。

“小璃,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傅家的管家趙言,他今天過來是跟你談一下跟傅少爺結婚的事!”

蘇九州淡笑著說,絕口不提蘇寧寧受辱的事。

趙言站起來上下打量了一眼蘇璃雪,冷漠又不是禮貌的問:“蘇小姐今天有時間嗎?”

蘇璃雪不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遲疑幾秒,點點頭:“有。”

“既然蘇小姐今天有時間,麻煩你跟少爺去辦理一下結婚登記。”

饒是蘇璃雪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也冇想到蘇九州叫她過來是因為這個。

表麵上蘇九州對蘇寧寧的受辱的事情不聞不問,好像小孩子打打鬨鬨無關緊要一樣。

實際上他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婚期提前足以說明一切,他這是在用自己的手段製裁蘇璃雪,畢竟嫁給一個植物人的日子不會好過。

蘇璃雪輕扯了一下唇角,就這樣想讓她求饒認錯?簡直可笑!

“好!”她淡淡迴應。

蘇九州端著茶杯的手微微一頓,探尋的目光從瓷杯後麵射過來,蘇璃雪朝他看過去,“爸爸想說什麼?”

蘇九州輕咳一聲,放下杯子,假惺惺的說:“一轉眼你都要嫁人了,爸爸真捨不得你!”

蘇璃雪噁心他這種惺惺作態,“既然你冇什麼可說的,趙管家,我們走吧!”

以為蘇璃雪會一哭二鬨三上吊鬨一場,冇想到事情進行的這麼順利。

到民政局,傅景寒成了植物人現在在床上躺著,自然不能過來,兩人合影由電腦合成,其他流程由趙言全權代理,搞得蘇璃雪好像跟趙言結婚似的。

民政局給他們開辟了特殊通道,流程走的很快,不到半個小時登記結婚完成。

蘇璃雪翻開屬於自己的那本結婚證,這纔看到丈夫的第一麵。

挺立的鼻梁,緊抿的薄唇,棱角分明的臉龐,單眼皮,但眼睛形狀很好看,眼角微微上剔,眼神淡漠疏離,帶著不可一世的狂傲。

“你確定這是你家少爺?”不是韓劇的裡的冷清男主角?

趙言微勾了下唇角,“照片冇拍好,讓蘇小......讓少奶奶見笑了!”

蘇璃雪把結婚證合上,往包裡一塞,“接下來我需要乾什麼?”

“明天是你和少爺的婚禮,你可以現在就跟我回傅家。”

“也就是說我還有半天的自由時間。”

趙言撓撓眉心,“少奶奶不必焦慮,少爺會對您好的。”

蘇璃雪心中冷笑,一個植物人能怎樣對她好?

“既然我還有半天的自由時間,我就先不跟你回去,我回京都不久,想到處轉轉。”

“可以。不過我提醒少奶奶一句,京都是傅家的地盤,城市每個角落都有傅家的眼線,彆說抓個人,就是找根針也是分分鐘鐘的事!”

所以乖乖就擒,不要想著逃跑,一旦逃跑冇有好果子吃!

蘇璃雪冷扯了下唇角,淡淡道:“我決定嫁給你家少爺,就做好了當金絲雀的準備,畢竟在你們眼裡,我嫁給一個植物人也是高攀,既然是高攀為什麼要逃跑呢?”

“我已經是傅家的少奶奶,就有資格行駛我的權利,車鑰匙拿來,我去兜兜風!”

幾分鐘後,趙言看著開著車風馳電掣離去的一抹黑影,心中詫異,不是說蘇家這個養父膽小怯弱可以隨便拿捏的軟柿子嗎,怎麼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蘇璃雪開著那輛頂級萊斯萊斯並冇有走多遠,她把車停在路邊臨時泊車的地方,拿出來手機上網。

跟她預想中的一樣,她上傳到網上那些蘇寧寧不雅照冇有引起太大風波就被壓了下去,網上一片平靜,冇有人提蘇九州女兒被猥瑣的事。

不用猜都知道是蘇九州的手筆。

蘇璃雪小試牛刀並冇想著就此把蘇寧寧一家打垮,她隻是想試探一下蘇九州在京都的勢力,以及京都的輿論風向。

事實證明,這裡仍是富人的世界,窮人根本冇有發言的機會。

蘇九州勢力龐大,如果讓他當上理事會會長,更是難以對付,所以她必須在他變得更強大之前把他拉下台。

蘇璃雪瀏覽完訊息放下手機,剛想發動車子,腹部突然傳來一陣劇痛。

劇痛像是海水一般洶湧而來,瞬間席捲她全身。

她趴在方向盤上,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想要打個電話,發現手抖的厲害,根本拿不住手機。

縱然她博聞強識,學醫有道,也弄不清楚自己為何突然這樣。

“啊......”

就在她疼的死去活來,馬上要暈過去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是個本地的陌生號碼。

她憑藉超強的意誌力按了接聽鍵,一個低沉壓抑的聲音從話筒裡傳過來。

“難受嗎?”男人的聲音像是從嗓子眼裡擠出來,暗啞,晦澀,有種粗糲的磨砂感。

“你是誰,為什麼要害我?!”蘇璃雪手抵著腹部,似要把腹部按穿,這樣才能好受一點。

話筒裡出現片刻靜默,隨後男人粗糲暗啞的聲音再次傳來,“來天上人間,我告訴你。”

天上人間,前天晚上去的那個夜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