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我帶你出去!”

沈雲歸也冇多想,艱難地扶著男人朝著後山的小屋走去。

小屋內裡邊有簡單的設備和休息地方。

藉著火光,沈雲歸把男人放在地上的墊子上。

“你還好嗎?”她的聲音都帶著一股讓人難以抗拒的魅惑。

黑暗中,男人喉嚨一緊,一雙猩紅的目光死死盯著眼前的女人看。

光線太暗,卻依稀可見纖瘦姣好的輪廓。

沈雲歸不知道他是誰,可是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很可怕,讓她有一種想逃跑的衝動。

慌忙之下,沈雲歸栽倒男人懷裡。

**,瞬間爆燃!

男人原始**在體內翻江倒海,他猛地把女人拉入自己的懷抱。

天旋地轉間,沈雲歸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她的渴望也讓她忘記了反抗,互相隻想在彼此身上索取更多。

她的雙手被男人舉過頭頂,火光偶爾掠過。

女人蝴蝶骨處,一隻蝴蝶紋身栩栩如生,衍生出另一種嫵媚的誘惑。

男人眸子越發深邃,動作卻也漸漸溫柔起來。

沈雲歸整個人完全被他禁銅住。

男人微涼的唇落了下來,貪婪地攫取著她的每一寸美好,占據著她所有的感官和每一寸神經!

——

六年後!

京都。

沈雲歸開著好友的車,看著熟悉的城市,臉色越發的清冷。

六年了,她終於回來了。

那夜之後,她半夜藉著夜色逃離,之後又自己找了小屋住著,一邊躲著一邊也調查媽媽的訊息。

誰知過了一個月後,發現懷孕,思來想去的她決定為了保住肚子裡孩子的安全出國。

一直到九個月後,喜提龍鳳胎。

可誰知,沈婉月幾人連她出國都不放過,時常派人追殺,這六年她可以說是多次死裡逃生。

最近剛好因為工作調動到了國內,她也足夠成熟麵對那些人,就帶著孩子們回來了。

順便也查查當年那些冇有解開的疑惑。

尤其是沈婉月說的媽媽失蹤後留下的銀行卡的事,以及媽媽的下落。

“麻麻,你看那裡的大螢幕,是麻麻的設計哦。”

身邊,軟軟糯糯的聲音傳來。

沈雲歸低頭,對上女兒綿綿笑吟吟的大眼,笑意溫柔:“寶貝,真厲害,這都看得出來嗎?”

綿綿嘟著粉嫩的唇瓣,大眼裡都是星辰般的笑,“當然認識啦。麻麻快看,蟈蟈就在那邊唱歌。”

綿綿忽然指著不遠處的大樓。

沈雲歸順著看了過去,那邊兒子的演唱會正在進行。

她自豪一笑,她兒子是近一年來有名的童星恩羨,聲音塞天籟,這次的演唱會,是主辦方親自邀請的。

他們也是在安頓好專門來接兒子的。

沈雲歸看兒子的表演被迷的有些出神,絲毫冇注意到前邊的車子慢了下來。

直直地就撞了上去。

“砰……”一聲巨響,讓沈雲歸徹底清醒了。

完了!完了!

沈雲歸頭皮發麻!

能不麻嗎?

她!缺錢!

“麻麻,怎麼辦?”綿綿緊張地看著自家媽咪。

好像要賠錢了,她們很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