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望著遠去的白光,一臉好奇,“大佬,那是什麼?”

顧楠收回縛龍劍,鳳眸半眯,“應該是顧家留在顧雪兒身上的保命手段,不過看樣子隻剩下通訊功能。”

她橫行地府幾萬年,見過許多鬼,其中就包括渡劫失敗被雷劈死的修仙者。

從他們嘴裡,顧楠知道不少關於修仙界的事情。

在靈氣充沛的修仙界,修仙世家會在傑出後輩身上留下保命手段,或抵擋致命一擊,或為傳送陣直接將人傳送走。

但這個小世界剛剛靈氣開始復甦,修煉者境界最高隻有元嬰期。

故而給小輩保命的手段也弱上不少。

就像顧雪兒身上飛出的白光,頂多隻有通風報信的功能。

“那豈不是代表待會顧家要來人?”白菜小腦瓜子一轉,急吼吼地說:“大大,咱們趕快把那團白光抓回來!”

說著,白菜就要飛出去。

顧楠一把抓住它的後脖頸,將某統子提溜起來。

“喵嗚~”

白菜四隻爪子虛空亂蹬,緊接著被她抱入懷裡一頓擼。

毛茸茸的,擼起來手感真不錯。

她眯著眼問:“你覺得顧家那些人來了能打得過我嗎?”

“肯定不能!”白菜語氣堅定,被擼舒服揚起頭,滿臉驕傲。

哼唧~

它家大佬凶殘又厲害,顧家那群臭魚爛蝦纔不會是對手!

“所以不用抓回來。”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那點威脅,不值一提。

反倒是原身身上新舊傷痕交替,身體羸弱不堪,再不治療不出三天就要到地府報道。

“那我們接下來做什麼?”白菜舒服到嗓子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一邊療傷,一邊等人。”

顧楠盤腿坐下,整個人瞬間被黑氣籠罩,看不清麵容。

白菜乖巧地趴在腳邊,豎起貓耳,保持警惕。

喵嗚,大大的安全現在由它來守護~

良久,地上血跡慢慢乾枯。

顧雪兒臉色比刷了白漆的牆還白上幾分。

倏然,門外疾風起。

正在打坐調息的顧楠收起黑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終於來了。”

尾音將落,“轟”一聲巨響,房門被人猛地踹開。

“是誰,膽敢傷我顧家人!”

一個四十多歲,身穿中山裝的方臉中年男子,怒氣騰騰疾步而來。

她眉頭微微一揚,是顧雪兒的大伯——顧大海。

平時把原身當下人使喚,知道她的血能解百毒後,每日都會抽她的血煉製解毒丸,售賣給富人,賺了不少錢。

當看到顧雪兒躺在血泊中,顧大海心中瞬間緊張起來,忙跑過去探了探鼻息。

感受到微弱的呼吸,他剛鬆口氣,又看到旁邊整齊斷掉的腿,又驚又怒地質問,“顧楠,雪兒這是怎麼了?!”

“嗬嗬,”他的語氣令顧楠不爽,“你眼瞎嘛?她腿斷了,人要死了看不出來?”

“混賬!”

“唔。”

顧大海正要出手教訓,地上的人痛哼一聲。

識海中的白菜發現什麼尖叫道:“大佬,先不要急著砍人哇!”

被髮現了。

顧楠默默把縛龍劍收了回去,下次再砍。

顧雪兒從昏迷中甦醒,看到眼前的顧楠嚇到渾身直打哆嗦。

這個魔鬼!

“大伯,救命......”顧楠要殺我。

後半句話還冇說出口,腿處流血過多,導致她又暈了過去。

顧大海立馬抱起她,路過顧楠身邊時,怒瞪一眼,“回去再和你算賬!”

望著顧大海遠去的背影,顧楠眼神冰冷,一道黑氣打過去,附在他身上。

“誰找誰算賬還不一定。”

海市郊外的群山中,坐落著數間中式宅院,仙氣繚繞,調中不失奢華。

這裡便是現代修仙世家,顧家所在地。

顧家正廳。

家中長輩高堂正坐,屋內兩邊烏泱泱站著二三十人。

顧楠站在中間,像是被審問的犯人。

“大哥,是誰重傷了你和雪兒?”

顧家當代家主,原身的父親顧光宗眉頭緊皺。

這是公然打他們顧家的臉!

顧大海額頭包紮好繃帶,絲絲血跡滲透,可見受了極嚴重的傷。

他臉色古怪,“我的傷隻是一點意外,不礙事......”

本來他運起靈氣,五分鐘就能趕回顧家。

可不知哪裡出錯,靈氣無法調動,走兩步就摔倒,在他摔了九百九十九次後,鼻青臉腫地爬回了顧家......

顧大海不願讓他們知道這件囧事,咳嗦兩聲,轉而雙眼憤怒地盯上她。

“顧楠,快說是誰傷了雪兒!”

她神情淡漠又疏離,毫不遮掩地承認,“是我。”

正廳裡的眾人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人要有自知之明,像你這種廢物,雪兒姐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你。”

“都不用雪兒姐出馬,顧家養的一條狗都比她強!”

“哈哈哈哈,說得對!”

耳邊不斷傳來嘲諷的聲音,顧楠鳳眸染上一抹暴戾,“聒噪。”

手中縛龍劍出,寒光劃過。

“啊啊!”數道慘叫聲同時響起。

房內剛纔肆意嘲諷過她的人,瞬間被斬斷一條胳膊,溫熱的鮮血濺到周圍人的臉上。

他們嚇得呆愣在原地。

“現在,信了嗎?”

顧楠眸中生出無儘寒意,冷冷掃過在場每個人,最後把目光落在顧光宗身上。

被挑釁,他臉上陰沉的厲害,但卻冇有馬上發怒。

多年身居高位,早已經讓他喜怒不形於色。

這個廢物女兒,今天怎麼瞧著和往日不同?

膽子變大不說,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陰冷之氣,像是從地府爬出來的厲鬼。

而且,她手中的長劍......

絕非凡品!

身邊顧大海可冇有他想得那麼多,見顧楠敢動手,心中憤怒難當。

“來人啊,把顧楠給我抓住,拖下去家法伺候!”

正廳內剩下的顧家子弟立馬上前將人團團圍住。

“找死。”

她手挽劍花,身影如同鬼魅,所到之處血光四濺!

三息之間,二三十人皆被她用劍刺傷,鮮血的味道、哀嚎的聲音,刺激著在場每個人的神經。

顧楠目光冰冷,一步步走去像是索命的鬼差,長劍一指,“顧大海,輪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