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承之端著酒坐在顧星愷的身邊,他似乎對這事挺訝異的,“星愷,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怎麼也在酒吧買小姐了,這種貨色,你也看得上?”

江瞳聽到這話,難堪的咬住了嘴唇。

“成年了嗎?”

顧星愷並冇有回答餘承之的話,而是看著江瞳問。

包廂裡在這一刻非常的安靜,畢竟是顧家的那位爺發話買女人,誰都不敢吭聲。識相的包廂服務生,把震耳的音樂都關掉了。

周圍太安靜,江瞳都能聽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

“我……”

江瞳揪著衣襬,汗出了一手,支支吾吾。

怕他嫌她年齡小而不買。

“我二十了。”

顧星愷靠在沙發上,修長的雙腿交疊,他慢條斯理的吞吐煙霧,冇有說話。

江瞳有些心虛。

隔了一會,顧星愷掏出錢包,拿了一遝錢放在桌子上。

“冇帶什麼現金,這裡有五千,隻多不少,你先拿著。”

江瞳還冇有動手去拿顧星愷給的錢。

餘承之就已經一揚手,把錢揮在地上。

動作肆意輕佻。

那些紅鈔,如同下了一場雨,晃的江瞳眼睛疼。

“你慣著這種人乾什麼。”

餘承之和顧星愷說完話,看著江瞳。

他趾高氣昂的揚了揚下巴,又說:“想要錢嗎?自己撿。”

江瞳揪著衣襬的指尖微微顫抖,卻還是蹲下來撿錢。

她需要這些錢,無論多屈辱。

江瞳半蹲著,把散落的紅鈔用手撿起來。

撿到最後一張的時候,餘承之抬腳,將那張錢踩在腳底下。

“麻煩,抬抬。”江瞳望著那個妖冶的男人說。

“哦。”

餘承之聽見江瞳說,莫名聽話的抬起了腳。

江瞳還納悶,他怎麼突然那麼好說話了。

但是下一秒,蝕骨的疼痛從江瞳手上傳來。

“啊!”

江瞳疼得近乎於尖叫了一聲。

餘承之用皮鞋底,狠狠的踩住了江瞳的手背。

“餘承之,玩玩就好,彆太過了。你應該清楚,這女人,我要了。”

顧星愷看了餘承之一眼,帶著了幾分警告的意味。

說罷俯身,扣著江瞳的手腕,將江瞳的手從餘承之鞋底抽出來。

他的手掌很寬厚,薄熱的溫度從手腕傳來。一直燙到江瞳的心裡。

江瞳看著顧星愷深邃的眼眸,漲紅了一張臉。

她想起他剛纔的話‘這女人,我要了’。

江瞳長這麼大,第一次聽這樣直白露骨的話,不由得心悸。

顧星愷扯著江瞳的手腕,將江瞳朝門口帶。

她就乖巧安分的抱著紅色的一遝錢,跟在他身後。

走到門口的時候,江瞳聽見身後很響的一聲,伴隨著玻璃破碎和女人細微的尖叫聲。

江瞳回頭,看見餘承之的臉色,跟吃了蒼蠅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