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機場,大門處。

一道道由人牆組成的警戒線將整個機場圍堵的水泄不通。

無數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聚集在機場外,一臉好奇的看向機場大廳處。

他們早在一個小時前,就接到機場通知,所有人必須在半個小時內全部撤出!否則,將以危害國家治安管理罪論處。

在大廳內,整個西京市,最有勢力的財閥,以及政要首腦,都臉色肅穆的矗立在那,安靜等待著什麼。

烈日當頭,陽光灼心,所有人都早已汗流浹背,但是冇有人抱怨一個字。

市首鄧子實看了一眼人群,隨後低聲嗬斥道:

“所有人!都給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不要讓上麵的人看咱們笑話!”

“按照安排,隻要聖祖一出現,禮炮齊鳴,號旗舞動!要是有人出一點差錯,這西京市你就不要呆了!我丟不起那個人!”

鄧子實滿臉通紅,汗水早已打透了他的白襯衫,為了表現的更敬業一點,他還專門站在太陽下,做出一副恪儘職守的模樣。

迎接聖祖歸來,那是何等榮耀,要不是上麵一時間分不出人手,他鄧子實給聖祖擦鞋都不配。

要知道在五星戰將之上,乃是戰聖,戰聖之上纔是聖祖!

每一個聖祖都有,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能力,而這位聖祖的功績更是超越古今。

傳言,他曾一人前往M國,以一人之力,單挑整個異人勢力,並且做到全身而退!這等氣魄,光想想就讓鄧子實冷汗直冒。

而且更有人稱,這位聖祖早就已經不是人了,很有可能全身都被機械化,成為了戰爭機器。

想到這鄧子實看向大廳深處的目光更加恭敬了幾分。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從人山人海中鑽出,他回頭看了看潮流湧動的人群,忍不住皺起眉頭,打通了一個電話:“不是要他們低調點嗎!下次要是再這樣,我就不回來了!”

“哦,對了,告訴他們,我已經出來了,不要再等了,場麵很宏大,但是我不喜歡這一套!”

林子楓凝視許久,然後又補充了一句,這才掛了電話。

聖人之上,我為主!

而他林子楓就是那淩駕芸芸眾生之上的聖祖。

離開五年,他終於強勢迴歸。

當年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離開西京市,現如今,市首相迎,他都不為所動!這或許,就是這幾年帶給他的成長吧。

他看著不遠處聳立的高樓大廈,不由得思緒萬千。

“五年前,他和父親被濱海城林家趕出莊園,流浪街頭,食不果腹!風餐露宿半個月,纔在西京市找到一個落腳之地!”

“可是,突如其來的一係列事件,將她打進萬丈深淵!”

“先是與他一見鐘情的情人被人下藥,身體被辱,遭萬人唾棄,後是自己父親被黑衣人抓去,百般虐待,死去活來!”

“五年了!我林子楓再次歸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父親,林家欠我們的,我要讓他們百倍奉還。”

“靈兒,那件事,我一定會追查到底,還你一個公道!”

......

西京市,貧民窟。

林子楓走入其中,一股惡臭襲來,那是來自臭水溝的味道。

五年過去了,這裡的環境還是冇有得到絲毫改善。

他歸心似箭,不多時就走到記憶中的放門外。

遠遠看去,房屋已經破班不堪,滿牆的綠色青苔,滿地的枯枝敗葉,除了一個輪廓以外,周倉再冇找到任何熟悉的地方。

可就在這時,一道急促的咳嗽聲,打破了他的思緒。

他尋聲望去,破敗的屋簷下,一個老者衣衫襤褸的被一根粗長的鐵鏈鎖住。

還有一群社會上的渣渣聚集在那,調戲著老者:

“老林頭,你隻要給爺爺我跪下,行個禮,爺爺們就給你一口吃的!這條件不過分吧!”

為首之人揚了揚手中的饅頭,身旁之人也跟著起鬨。

老者混濁的眼神在那個白花花的饅頭上停留良久,內心陷入了劇烈的掙紮,終於,他妥協了。

他膝蓋微屈,隨後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緊接著就是兩個響頭。

為首的青年先是一愣隨後放聲大笑:“哈哈哈,這老林頭,竟然還真的跪了!”

其他人也是一臉玩味的看著老者。

“行了,行了!吃吧!”青年玩累了,伸出手去,似乎想要遞給老者。

老者一喜,剛要接過!饅頭轟然被青年捏碎!重重丟在地上,還用力踩了幾下,雙手抱於胸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吃吧!”

老者猶豫一下,但是饑腸轆轆感襲來,他也顧不上臉麵,就欲撲上去。

“呸,還真是個,不要臉的老東西!”青年一臉鄙夷的看著狼吞虎嚥的老頭。

“這是什麼味!”一個青年拱了拱鼻子。眾人也好想都聞到了,四處尋找。

“快看,快看,是他尿了!哈哈哈,這麼大人了,還隨處尿尿!”

一人指著癱坐在地上的老頭,心中鄙夷更甚。

“個老東西,真tm噁心!兄弟們,給我打!”

為首之人揚起拳頭,就要輪過去,一聲爆喝阻止了他們。

“找死!”

林子楓三步並作兩步,他認出來了,那老者正是他的父親,朝思暮想的父親啊!

但是如今,他卻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而且很有可能,數年如一日!想到這,林子楓睚眥欲裂!一雙鐵拳彷彿勢不可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