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烈火之殤 >   烈火之殤第17章

“我要你親眼看著,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戰神部族反抗趙王的下場。”

“你就是個廢物,你們部族也是廢物,你們這些廢物,就活該淪為我們趙國的奴隸。”

將軍單手揮下,轉瞬間千萬顆人頭滾落,牧麒看著眼前自己的族人如同一個個血色噴泉,鮮血從胸腔中噴湧而出。

牧麒此刻如同一攤爛泥一般,目光怔怔大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劊子手霍無敵,就是他帶著五萬騎兵突襲了他們戰神部族的草原王庭。

“啊~”牧麒的嘶吼聲中充滿了無儘的悲涼,那顆滾落的人頭是父親,那顆滾落的人頭是母親,而那顆滿是白髮的是自己的爺爺。

“你們都是魔鬼,你們占了我們的牧場,屠戮我的族人,你們都是魔鬼。”

聽著牧麒的嘶吼,霍無敵不禁哈哈大笑,又是單手揮下,又是近萬顆人頭滾落,看著這個已經悲憤的已經發不出聲音的戰神族王子,霍無敵不禁笑的愈發癲狂。

“你們不是號稱戰神嗎,不是號稱草原無敵嗎,你們不過是螻蟻而已。”

牧麒閉上了眼眸不忍再看,自己穿越來到這個史上未曾有過記載的部族,成為戰神族的王子,不曾想過開疆拓土,不曾想過劫掠殺生,隻想娶個媳婦好好的和自己的家人過一生啊,可是上天將這最後的希望也悉數抹去。

為什麼要老天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連我最後的幸福也要奪去。相處了一年的血脈家人,族人就這樣在自己眼前一個個被這個霍無敵屠戮。

“哈哈,想你們草原戰神部族,不是號稱無人敢打,無人敢惹,當年不是打的我們趙王丟盔卸甲嗎。”

“將軍慎言。”一旁一個偏將小聲提醒,然而霍無敵卻絲毫不在意。

“怕什麼,老子拿下草原上最難啃的戰神部族,王上回去也得給我敬酒,你信不信我回去以後,王上馬上就將靜安公主許配給我,哈哈哈~”

偏將臉色難看,目光四下掃視,生怕這裡的話被傳出去,畢竟,這可是大不敬的之罪。然而一瞬間麵色就變的極為驚恐,因為一個女人正在看著他。

“好了,把這個廢物王子也砍了,俘虜的女人和財貨帶回趙國王都。”

牧麒絕望的閉上了眼睛,要是,要是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要是自己不那麼單純,就不會信了對方和親的鬼話。為了一個女人,把部族生生葬送。

“父王,母親,妹妹,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們、害了族人。”

“慢著,這個人我要留下。”

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仿若黃鶯出穀,然而聽到這個仿若仙籟的聲音,牧麒卻是身體一陣刺激性的抖動。

忍不住睜眼看去,目光中的仇恨之火熊熊燃起。

就是她,自己居然以為她是自己要度過一生一世的良人,甚至聽了他的話,將守衛王庭的軍隊都調離了王庭。

“靜安公主?你來這乾什麼?”

霍無敵看著眼前的美女,王上最寵愛的小女兒,目光中貪婪不加掩飾。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你留下這麼一個隻知道女色的廢物乾什麼。”

這話說出來,彷彿又在牧麒的心上重重一擊,一口殷紅的鮮血“哇”的一聲,從牧麒的胸腔噴薄而出。

“你管我留下他乾什麼,我要做的事情,就是父王也不會過問,你算什麼東西,連我的事情都敢管。”

看著靜安公主跋扈的樣子,牧麒悲涼一笑,那個乖乖女,善解人意的小女子狀原來都是假的,都是裝的,自己竟然被她迷得神魂顛倒,以為她是這世間最善良的女孩。

“你不要以為自己立了功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居然還想讓父王把我許配給你,你配嗎?”

“冇有我,你以為你能輕易的拿下草原上號稱最能打的戰神部族。”

靜安公主趙靈兒一聲嗤笑,上前一把拉住綁著牧麒的鎖鏈,頭也不回的就要離開。霍無敵氣得渾身發抖,剛剛得勝的這一刻被衝了個一乾二淨。

“哈哈哈~”霍無敵突然大笑起來,忽然向著場中一揮手,瞬間萬顆人頭隕落,又是一揮手,又是近萬顆人頭滾滾落地。

“給我殺,給我把這個混蛋草原部族殺個乾淨。”

看著滾滾落地的人頭,看著如同莊稼一般倒下的族群,牧麒雙目充血,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霍無敵獰笑著看著剛剛還在囂張的靜安公主,你想做好人,我偏不讓你做,你想讓這個廢物感激你,我就讓他恨不得生食你肉。

此刻靜安公主也被眼前轉瞬間滾落的人頭,麵上血色褪去了一大片。

抓住鎖著牧麒的鎖鏈的手已經變的煞白。

“公主啊,你深得大王寵愛,你的意思我是萬萬不敢違背的,不過你總要讓我把事情做完,再帶他走不遲。”

說罷,一揮手,偏將瞬間領會其意,不一會一個看上去彷彿如同一具行屍走肉的女孩被牽著鎖鏈領了過來,雖然看上去狼狽,仔細瞧去,卻也是一個不輸於靜安公主的美貌女孩。

當看到來人的時候,牧麒“啊”的一聲,跪著爬到霍無敵的身前,抱著他的大腿,絕望道:“霍大人,霍戰神,我求你,求你放過我的妹妹。”

“我願意現在就死,馬上就死,求你饒過她吧。”

霍無敵低下頭,輕輕拍了拍牧麒的頭,麵帶陰笑,目光中說不出的寒冷:“放心,這麼漂亮的女孩我怎麼忍心殺她呢。”

在牧麒目光中剛剛露出一絲希冀的時候,霍無敵繼續道:“不過你也知道,行軍苦,我手下這些將士好久冇有碰過女人了。”

“總要讓他們開開葷不是。”

聽到霍無敵的話,牧麒拳頭緊握,指甲深深的扣進手掌,鮮血流出而不自知,一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要被這些魔鬼蹂躪,心中更是彷彿有千萬把鋼刀在反覆摩擦。

“啊~”忽然,牧麒一口咬在霍無敵的大腿上,霍無敵吃痛,一腳就要將牧麒踹飛,可是此刻的牧麒彷彿如同吸附在霍無敵身上的螞蟥,一時間竟然冇有被甩下。

“啊~”霍無敵也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再看牧麒,竟然在霍無敵的腿上生生的咬下一塊肉來。

“來人,還不給我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