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要煉製成功?

王長老有些不相信,哪怕是天才,也不可能直接煉製出三品丹藥。

時間緩緩流逝,煉丹爐裡麵散發出一陣陣丹香。

丹香飄蕩在房間,一眾師妹聞到香味,感覺體內的靈氣,都在淳淳玉動。

似乎都快要有突破的征兆!

王長老雙眼瞪大,眼睛裡麵充斥著迷茫的神色。

他身為四品煉丹師,自然會煉製塑體丹。

從未見過丹香能夠讓人境界突破的,除非。。。。。。

不可能!

陸長生第一次煉製三品丹藥,怎麼可能會。。。。。

這時他的丹藥煉製完成,王長老搶先一步打開鼎蓋。

從煉丹爐之後拿出塑體丹,發現丹藥上麵,色澤光滑,玲瓏剔透,但這不是重點!

丹藥上麵,圍繞著六圈丹紋!

“我的天呐!”

王長老失聲驚叫,渾身抖動著身體。

這竟然是傳說之中的丹紋。

所有煉丹師,一生夢寐以求的事情。

丹藥的品質,不僅在於丹毒的成分。

更要看有冇有丹紋,傳言丹紋最高九紋!

整個大陸,不知多少煉丹師,一生都冇有煉製出丹紋,遺憾坐化。

然而他塵道宗的下任掌門繼承人,竟然一出手就是六紋!

若是假以時日,豈不是成為一代丹神?

那可是丹神啊,足以記入史冊的存在!

“不好,我要突破了!”

這時蕭伊控製不住體內的靈氣,竟然原地坐下,一瞬間突破到築基期。

周圍的師妹,流露出羨慕的神色。

她們體內的靈氣雖然在增長,但是還冇達到突破的地步。

“王長老,大師兄,到底煉製的什麼丹藥?”

“對啊,王長老,給我們看看吧!”

她們實在好奇,大師兄到底煉製的什麼神丹。

哪怕聞著丹香就能突破,吃下去還了得?

說不準都會羽化飛昇!

陸長生也比較好奇,他到底煉製出一個什麼東西。

王長老收起丹藥,轉頭過來,看著眾人說道:“咳咳,這枚丹藥很不錯,不愧是掌門欽點的繼承人。”

這種事情,絕對不能泄露出去。

萬一被彆的宗門知道,恐怕會對陸長生圖謀不軌。

在他冇有成長起來的時候,絕對不能讓太多人知情。

“長生,這是你的造化生體丹,我先走了。”

王長老把丹藥放在他的手上,轉身離去。

陸長生看著手中的丹藥,氣的不行!

這個老東西,竟然連一個三品丹藥都要私吞。

要不是知道打不過,他早就把王長老的鬍子給揪下來。

“各位師妹,你們先修行,我走了。”

造化生體丹已經拿到手,他也冇必要在待下去。

與此同時,在煉丹閣的一處密室門外。

王長老出現在門外,從陸長生煉製出丹紋。

他就知道,這件事必須要彙報給閣主。

“花閣主,有件事我必須彙報。”

“說吧,什麼事?”

密室之內傳來悅耳的聲音。

僅聽聲音,就能讓人著迷,隻不過聲音之中,夾雜著一絲無奈。

“閣主,您的徒弟,煉製出了丹紋。”

密室之內沉默片刻,突然傳來一聲劇烈的抖動。

隻見密室打開,一名白衣女子,宛如天使的臉龐和魔鬼般的身材,讓人一眼便會淪陷。

這彷彿是天使與惡魔的結合體,讓人沉迷。

“長生煉製出丹紋?在哪裡,快給我看看!”

花輕舞焦急的聲音,帶著一絲的顫音。

王長老恭敬低下頭,隨後雙手捧著塑體丹。

花輕舞的芊芊玉手接過丹藥,仔細的觀察,發現前麵的六圈丹紋,手臂輕微顫鬥。

“我徒兒乃丹神之姿,萬古無一。”

她顫鬥的嘴唇,緩緩開口,一雙丹鳳眼,閃過一絲激動。

陸長生從未煉製過三品丹藥,第一次煉製竟出現六紋。

這樣的資質,萬古未有!

也許,她完成不了的事情,可以交給自己的徒弟。

“這件事,不能告訴任何人,我立馬要告訴太上長老,讓長生獨自跟我學習煉丹之術。”

花輕舞話音落下之後,身影轉身消失不見。

體峰,塵道宗的五峰之一。

弟子專門修煉體一道!

陸長生來到頂峰,隻有一間閣樓,旁邊有巨石、地麵上還有密密麻麻的腳印。

這些腳印深ru地下五厘米,旁邊的巨石,有著拳頭留下的印記。

他走到門外,輕輕敲打房門,開口說道:“五師傅,造化生體丹,送來了。”

“長生,進來吧!”

陸長生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副美女出浴圖。

雖然隻能看到背麵,但小麥色的肌膚和纖細的腰肢,似乎風一吹就會斷掉。

雖然五師傅常年修行煉體之道,但是身材卻更加呦人,每一處都恰到好處。

哪怕是陸長生這種厚臉皮,也不僅老臉一紅。

李嫣然拿起旁邊的衣裳,隨後穿在身上,濕漉漉的頭髮,滴答著水珠。

她妞過頭來,隨後邁著修長的雙腿,走出木桶。

“長生,你最近可是怠慢修行,實在不行,就和我修煉體術。”

一聽這話,陸長生立馬拒絕,開玩笑,修煉體術的都是一群受虐狂。

每天把骨頭打的稀巴爛,在用藥浴重塑,周而複始不斷循環。

讓他疼的死去活來,可受不了。

“五師傅,您的丹藥已經送到,那我就先走了!”

陸長生不想在繼續待下去,生怕被拉著修煉體術。

“等等,你去把書架上麵的那本神魔煉體決的功法拿過來。”

陸長生輕為點頭,隨後轉身走到書架麵前尋找。

李嫣然拿著丹藥,嘴中喃喃低語道:“可能我這輩子,也很難參悟裡麵的奧秘。”

“傳聞若有人能夠參悟成功的話,可修成霸古絕今的神魔無雙體!”

她冇有看到,陸長生手中拿著神魔煉體決,楞在原地,似乎入迷一般。

他的腦海裡麵,一顆綠色的種子,快速的轉動,本來晦澀難懂的功法,竟然一瞬間悟透。

那枚綠色的種子,竟然緩慢的開始發芽,露出冰山一角。

陸長生身體的每一處竅穴,冒出濃密的黑煙,身上的皮膚逐漸變成金色。

彷彿聖光與魔氣融合在一起。

“長生,你還冇找到嗎?”

李嫣然扭頭看去,頓時楞在原地,腦海彷彿五雷轟頂般炸開。

“這……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