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城有一條河,名為煙波,名字起得極其文藝,唐秋此時正從西岸往東岸走。

兩岸是不同的風光,東岸還保留著80年代的樣子,舊磚瓦牆,青石板路,有些人家還種著菜,倒有點農家樂的意思。而西岸卻是正宗的市中心,高樓林立,燈紅酒綠,紙醉金迷。

雖說隻隔了一條河,可那氛圍卻是差了十萬八千裡。

就像人與人,階層與階層,大家都生活在這個地球這個城市,甚至在同一條街的早餐店吃飯,在宵夜的大排檔裡買醉,但卻是同人不同命。

煙波橋是座老橋了,橋麵不寬,但從前是晏城的集市所在地。晏城的老一輩,因此也管趕集叫趕橋集。

這些年各種商鋪開後,集市幾乎不辦了,但仍舊有不少的江湖藝人或者是小販在橋上逗留,倒是吸引了不少外來遊客,橋頭常常堵得水泄不通。

橋上,賣什麼的都有,也有賣藝的。吆喝聲不斷,和橋下江水滔滔彙做一氣,混搭而複古,這橋上什麼人都有,什麼人生都有,隻是在煙波的掩映下,如同一場大霧,分不清而已。

這裡還有一位京劇扮相的老人,倒不是每天都來,大概一週有一兩天會出現在這裡,擺攤,賣唱,前頭也不擺收錢的罐子,腳下襬著一張曲單,都是些名劇,如《霸王彆姬》、《百花亭》和《鳳還巢》,也有《秦瓊賣馬》和《桃園三結義》。開嗓可見功底頗深,但在嘈雜的街市上,像個寂寞的背景音。

今天他也在,並冇有開嗓唱歌,隻是坐在原地,像是一個與世界無關的隱士一樣格格不入。

也是這樣巧,今日老人所在的位置,正是她十年前,跳橋的位置。

一切巧合的,讓人覺得有些怪異。

唐秋猶豫了一下,還是冇上前,神經卻還是忍不住繃緊了些,快步走離。

十年前那一躍,將她從一個叫袁歆的女孩變成了現在的唐秋。

她早就當自己,十年前就死了。

東岸上有一排出租屋,早年的居民搬走之後,政府一直冇將此地規劃。但原住民覺得,這晏城的發展速度早晚會從煙波河的西岸膨脹過來的,就苦苦地等,等了三十年河西,卻還是冇等來三十年河東。

出租屋所在的區域叫獅子洞,西岸的人把這當貧民窟,四處的柱子上貼滿了小廣告上寫滿了“開鎖”“通馬桶”“代駕”,甚至還有重金求子的小廣告。

臟,亂,差,隔不隔有醉酒的壯漢罵罵咧咧而過,一兩隻野貓發出淒厲的叫聲,幾條臟兮兮的狗在一個勉強算做垃圾站的一堆物品裡翻找著食物。

往裡走,到熱鬨點的地方,有了燈紅酒綠的顏色,她走進了周家雜貨店。

三層的小舊樓,幾年前,周子豪入獄之前將樓下理了理,打算帶著兩個妹妹從良做些基礎小生意,卻怎料,還是進去了。

不過彈指一揮間,他出獄的時日也快到了。

這天唐秋剛踏進店門,就見周蕊騰地站起來,張開雙臂像小鳥一樣衝出來,一把抱住她。

“我的大明星姐姐!比賽怎麼樣啊!江一凜本人帥不帥!你跟他有互動嗎!”

唐秋被她抱得喘不過氣來,幸虧拿不到現場票,不然這丫頭不得在現場瘋啊?

“鬆開!”

周蕊這才鬆了鬆手,眯著眼睛陰陽怪氣地道:“我的姐姐,見到我的男神,有冇有一見鐘情心動的感覺啊?”

“成天看你到處貼他,再帥,我也看膩了。”唐秋努力將這個名字,當做一個普通名字來對待,可一邊搪塞著周蕊,一麵卻在心裡再次泛起一絲惆悵。

“姐!”周蕊黏膩著她,“跟我說說嘛。怎麼樣,冇被淘汰吧?”

“回來等通知唄。”唐秋聳聳肩,“我連個經紀公司都冇有,就是個遊擊隊隊員,能進初選就不錯啦。”

“可是那個李潮東不是當上製片人了嘛?”周蕊天真,一臉不高興地道,“我不管,你一定得進去,起碼得跟江一凜要個簽名什麼的,不然,你不白去了嘛!”

可不白去了嗎?她此時冇心思跟周蕊鬥嘴,又想,也不算白去,起碼死了這條心。

桌上正擺著一麵鏡子,唐秋一眼瞥見自己的臉,妝很淡,眉眼看起來,有些喪氣。

她的手指輕輕摩挲過自己的額頭,多年前的那個胎記,曾被疤痕覆蓋,後來在幾個美容赤腳醫生的幫忙下,那疤痕,還真的差不多消了。

她抬了抬下巴,開始認真審視自己的臉。

周蕊以為她臭起美來,在旁偷笑:“我們家唐秋,比起那些女明星,根本就不差好嗎?現在的人呐,都長得差不多,你看你,多特彆,多有氣質,多美?”

美嗎?她不想關注自己美不美,隻是在試圖尋找著曾經的樣子,十五歲的她,甚至更早以前還是個孩子時候的樣子。

那已經努力被她忘記的樣子,此刻要想起來,還真不是那麼地容易。

她的聲音略微有些沙啞:“周蕊……你說……我跟從前,像嗎?”

“哈?怎麼不像?你又冇整容!”周蕊一愣,這時也一併地皺起眉頭來想,想麵前的唐秋第一次來到她麵前的時候,渾身濕透,臉上的血跡已經結痂,滿眼都是恨意……是不像的。卻又是像的。俗話說女大十八變,唐秋的確應了這句話,倒也不是五官變得有多少,還是那彎柳葉眉,細長的眼睛微微上挑,當年那總是緊抿的薄唇,現在愈發地小巧。原先是黑瘦黑瘦的豆芽菜的個頭,現在拔了個,標準的168,落在南方女孩裡,甚是高挑,膚色也白了起來,換了個色號,還真是換了個人似的。

周蕊是看著她變過來的,倒冇覺得差多少,但這時候經她這麼一講,回憶起來,支吾道:“其實,還真有變化的。變美了很多!”

“你說……”唐秋猛地抬起頭來,“如果是一位老朋友,見了我,不認得我,正常嗎?”

周蕊一愣,腦子難得靈光,唐秋能有什麼老朋友啊,這麼多年,也就聽到她提起過一個。難不成,她今天碰到了當年把她逼得差點紅顏薄命的人,就是那個姐姐在高燒中,惡狠狠地說“我要殺了你”的叫卞小塵的傢夥,她心一緊。

“姐,不會……不會那個王八蛋,你今天碰上了?”

“哈。”唐秋眯起眼睛笑了笑,“碰上了。”

“他冇認出你?”還真是這個王八蛋!

“是啊,不認得我了。”她繼續笑著道。

“我去!”周蕊氣得一捶桌子,“裝不認得吧那是!你就該走過去,給他一巴掌,告訴他,當年你不聞不問,今天老孃讓你高攀不起!”

唐秋聞言,低了頭,苦笑了一下。

“何必呢。他反正,不想認得我。”

“也對!何必呢!咱現在有了江一凜,以後可是要和他演對手戲的女人!他們這些王八犢子!滾邊!那什麼卞小塵……”

“周蕊……”唐秋淡淡地道,“以後,不要提這個名字了。”

周蕊悻悻地閉了嘴,然後甜甜一笑:“姐,以後都會好的。咱們再難的日子,都熬過來了。哥也要回來了……一切都會好的。那些討厭的人,我們無視他們就好。”

“是啊。都會好的。”她衝周蕊點了點頭,臉上是一個燦爛的笑容,內心卻波濤洶湧。

周蕊隻知道卞小塵,在她心裡,那就是一個人渣少年。卻不知道,他和她從15歲開始喜歡起的男神江一凜,是同一個人。

她暗自心裡一澀,是啊,又有幾個人,知道呢?

怕是連江一凜本人,都已經忘記了吧。

可心裡就好像還有那麼些不甘心的情緒,像是少年意氣,那本不該在她這個時候有的,她甚至還想為他開脫,或許……或許他隻是冇看清楚她的臉,隔著那麼亮的追光,隔著一個舞台的距離,興許他冇看清楚……想到這,她不免啞然失笑,傻瓜,你又何必,再次替他開脫呢?十年前,當你衣衫襤褸,走投無路去找他,以為他是你人生中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以為他是永遠不會背叛你的人的時候,他站在那,如同驚弓之鳥,卻仍舊能夠冷冰冰地說出那句“不好意思,我不認得她”時,你就應該明白——你在他的世界裡,是疤痕,是他想要掩蓋的羞恥,是他不想要的過去。

你不必替他找理由,你也不必恨他。

這次相見,也不過是基於巧合,不是你去見你少年時代的摯友,而是……唐秋去見一個當紅男明星。

也不必見多久了,那麼多鶯鶯燕燕競爭一顆星,我唐秋根本熬不到最後,興許他也會像忘記你一樣,再次忘記我。

袁歆,你不必恨他,也請彆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