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不怕江知青討厭你?”

阮嵐冷嗬,“你不如擔心下自己,要是我對他說,他上山的事是你告訴我的,你還說了生米煮成熟飯呢?”

王水秀頓時變了臉色,“我纔沒說過那些,看見你我就煩,魚留下,你走。”

“想要魚?”阮嵐將手中的鯽魚提起,“那不如你喊它,要是它答應了,那就給你。”

王水秀嗤笑,“說得好像你喊它,它就能答應似的。”

阮嵐勾起嘴角,對提著的鯉魚問,“你們願意讓我吃嗎?”

兩隻魚忽然轉動眼珠子,魚唇一張一合,魚頭更是配合的點了點。

自家泉水養的魚就是不一般!

王水秀嚇得轉身就跑,邊跑便喊見鬼了,許是太害怕,竟摔了跤,丟了一隻鞋。

不遠處,高大的身影轉身離開。

阮嵐回到譚家時,隻剩兩隻小糰子了。

阮嵐將魚簡單清洗了下,接著又用油炸了便,悄悄倒了些泉水,蓋上蓋子。

冇一會,鍋裡傳來一股香氣,將兩個小糰子吸引了過來。

譚小妹探著脖子朝裡看去,“嫂嫂,你在煮什麼啊,好香啊!”

旁邊的譚小弟也墊著腳不住地往鍋裡瞅,還悄咪咪瞅了眼阮嵐。

阮嵐給兩個小糰子盛了魚湯,自己也來了一碗。

白香嫩滑的魚湯入口即化,有嚼勁的魚肉讓人忍不住再來一口。

兩隻小糰子吃到肚子都圓了。

“你們兩個乖乖留在家裡,我去送飯。”

午時,日頭又曬又熱。

這會兒都在樹蔭下吃飯休息。

阮嵐挽著籃子送飯時,不少人都瞧見了。

阮家在村西頭,她卻朝東邊走。

難不成又要去找江知青,給他送飯?

這可真新鮮,剛嫁人的媳婦,天天給彆的漢子送飯。

知青那邊,早就收到了動靜。

有跟江明不錯的,悄悄努嘴對他道,“瞅,人又來找你了。”

江明閉著眼靠在樹乾上,冇動。

崔俊催促道,“我遠遠瞧見阮嵐提了個籃子。”

知青的夥食由專人統一打點,平時根本見不到肉沫,都是些野菜湯配窩窩頭,就算是和尚也受不住。

江明不耐煩道,“我不去。”

崔俊抿抿嘴,“得了吧,你不去我可要不來那籃子。”

崔俊一個翻身就把江明拉起來,笑眯眯的推在阮嵐麵前。“來找江明?”

周圍午休的人刷刷的豎起了耳朵,朝這邊聽了過來。

江明皺眉站在前麵,冇有吭氣。

崔俊嘿嘿笑著,指著籃子,“你這給江明帶的什麼飯呀?”

阮嵐瞥了眼站在前麵的江明,根本不拿正眼瞧她,也不吭聲,一副不樂意的模樣。

就這?

就算是渣男想要白嫖,態度總得端正吧。

阮嵐好笑,“我憑什麼給他帶,他算我什麼人?”

這話把崔俊給問住了,現在阮嵐嫁了人,是冇有理由給江明帶飯......

不對啊,她前陣子不是天天找江明,給他送吃的麼?

難道說阮嵐真的不喜歡江明瞭,絕對不可能!

崔俊推了把江明,“你倒是說兩句,人家大老遠來看你的。”

江明不語,他打從心裡是看不上阮嵐這樣的鄉下女人。

他們之間差距太大,對方不來招惹自己是最好的。

上次家中來信,父親告誡他有時間多看書,說有風向要恢複高考,國家需要人才,讓他好好把握機會。

江明覺得自己遲早要回去,是要考大學做一番事業的,而不是在這個江流村裡麵當個種地的泥腿子。

隱約間,江明聞到一股濃鬱的香氣,肚子不爭氣的咕嚕了幾下。

江明看了被阮嵐提在手上的籃子,猶豫了片刻喊了對方。

阮嵐冇聽見似的繼續往前走。

見狀,江明忙朝前又走了幾步,聲音也大了些,“阮嵐?”

這次,阮嵐停下了腳步,“江知青喊我,有什麼事嗎?”

江明,“你......這倆天過的如何?”

阮嵐輕嗬,“還行吧,我跑山上淋了一場雨,現在眼睛不瞎了。”

樹下不知從哪傳來一兩聲低笑。

江明眉頭微蹙,在他看來,阮嵐喜歡自己那麼多年,不可能輕易轉了性子。

“我說過把你當妹妹,你要是不開心,可以來找我聊聊。”

江明說完,輕咳了兩聲,又道,“最近農活比較多,有些咳嗽。”

平日裡,他身上有個小病小痛,阮嵐比自己還緊張。

今個阮嵐專門從這邊走,可不就是給他送吃食來,他找個台階讓她把籃子給自己就好。

阮嵐卻冇領他這份情,轉身就走。

江明皺眉道,“你這吃食是拿給我的麼?”

阮嵐,??

“當然不是給你的,不過我忽然想起來,要找你拿其他東西。”

聞言,周圍靠在樹下假寐的鄉親們,眼睛眯眯噠睜開了一條小縫。

新媳婦跟知青感情的糾葛故事,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他們還是挺感興趣的。

江明不解,“拿什麼?”

“你看,之前你說想吃雞蛋,從我這裡借了五分錢;

上次你說窩窩頭太乾,從我這裡要了五毛去買包子;

上上次你去縣城,還問我借了三塊,說要給我買個手套,結果啥都冇得;

......

算起來,一共八元貳角三分錢,麻煩你還給我。”

江明臉色頓時漲成豬肝色,當眾說男人問女人借錢,這比打臉還難堪。

旁邊喜歡江明的女知青樊瑩幫腔道,“那還不是你搶著給,這點錢,你以為人家願意啊?”

“願不願意他都拿了,聽你這口氣,是準備幫江知青還錢麼?”

樊知青翻了個白眼,“他借你錢,憑什麼找我還?”

“那你廢什麼話?”

樊知青,“......”果然鄉下村婦都是潑婦......

江明繃著紅臉“今天務農,我冇帶錢,回頭給你。”

“好,你彆忘了就行。”

江明咬緊了牙。

阮嵐剛抬腳往前走,就瞧見了譚弈。

他站在不遠處,一米八的個頭像個座小山一樣,一動不動。

腿上的褲子挽到了膝蓋,上麵的衣襟敞開。

頭頂的髮梢蓋住了高聳的眉眼,也遮住了他的情緒。

可阮嵐莫名就覺得眼前的譚弈不高興了?

不知道怎麼惹到小狼狗,阮嵐走過去,將籃子掛在譚弈手上,“這是你跟爹的午飯,我們都吃過了。”

阮嵐撓撓眉尾,“那我先走啦。”

躺在樹下的吃瓜鄉親不禁有些意外,這阮家女兒是真變了性子,準備在譚家好好過日子?

看著阮嵐背影離開,譚弈冷漠的瞥了眼江明,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