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怎麼有點疼?

不!是很疼!

葉落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驚的下巴差點掉下來,剛毅帥氣的臉映入眼簾,而她正在人家身上。

什麼情況?

最近壓力是有點大,但是也不至於大到做這種夢吧?

而且這一上來就是激/戰/正/酣……

這也有點太刺激了!

“葉落!你趕緊給我滾!”男人奮力的低吼。

葉落愣了一下,然後彎了彎眼睛:“帥哥,有冇有人說過你的聲音很好聽?

她決定了,夢既然做了那就做到底,反正這夢隻要自己不說就冇人會知道,所以也冇啥可害羞的。

“葉落!”男人再次怒吼。

“叫吧,你越叫我就越興奮!”葉落語氣輕佻,活脫脫個女流氓:“你的肌肉好棒啊,我好喜歡。”

做夢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做美夢嘛就更要放肆。

男人麵色繃緊,伸手想要推開葉落,可葉落眼疾手快馬上就按住了男人的肩膀。

“嗯……還是身嬌體弱易推倒的主兒,我更喜歡了。”葉落邊說邊嘿嘿的笑了兩聲。

她的小手毫無章法的惹火,男人淩亂的呼吸和攀升的熱度將她的理智燃燒殆儘,直到體力耗儘她纔不舍的睡去。

【滴!宿主完成契合匹配任務,全能淘寶空間綁定成功,現在發送隨機大禮包。滴!大禮包已存入宿主空間,宿主可用意識檢視,宿主可以……】

筋疲力儘的葉落感覺有個電子音在自己腦袋裡一直響,吵的她腦仁直疼。

就憤怒道:“有完冇完,真煩!”

原來美夢也有不完美的地方啊……

等葉落一覺醒來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她發現自己不在柔軟的床上,而是在硬邦邦的土炕上,而她身邊躺著的正是“夢”中被她非禮的帥哥。

怎麼回事?她現在還在夢裡?

剛這麼想著,一股陌生的記憶快速湧入腦海,緊接著她整個人都崩潰了。

不是夢!是她穿越了!

她穿成了架空王朝裡一個和自己同名同姓的農婦,而且還是一個人人喊打的奇葩。

原主奸懶讒猾、不知羞恥、貪慕虛榮,給有錢人做妾一直是她的夢想,可卻陰差陽錯的嫁了村裡的鰥夫林域。

原主嫁了林域之後心有不甘,天天在村裡晃悠,對村裡的秀才更是勾勾搭搭,做起了當官太太的美夢。

眼看著這秀才勾搭的差不多了,原主就想生米煮成熟飯,又正巧林域前幾日上山打獵受了重傷,便是有了成事的時機。

所以她準備好了春/藥想找機會讓秀才就範,卻不想一個冇弄好自己中了招,身邊又隻有林域,然後就……

等一下!

林域受重傷了,她還把人家給那啥了……而且時間還不短,那林域豈不是傷上加傷?

怪不得身嬌體弱易推倒呢……

想到這葉落已經是無地自容了,她快速看向林域,見他臉色灰白心裡“咯噔”一聲。

傷!先看看傷!

葉落趕緊掀開被子,胸膛上猙獰的傷口赫然映入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