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尖叫著想要反擊,可奈何她的頭髮被葉落攥的死死的,每動一下頭皮就被扯的生疼,就也隻有捱打的份了。

“啊!葉落你鬆開我!你個賤人!”她咒罵道。

葉落對著張氏的臉又是狠狠的一巴掌:“你纔是賤人!你們全家都是賤人!林域冇少給你們家東西,你們靠著我家孩子大魚大肉、吃香喝辣,然後還作踐他們,你要不要臉?”

“葉落你鬆開我!怎麼?你還想把我往死裡打?”張氏就算一直被壓製,還是扯著脖子叫囂:“你有能耐就打死我,隻要你打不死我,我就找村長說理去,我看他還讓不讓你在咱梨花村待了!”

“我就把你往死裡打了,怎麼著吧!”

葉落話雖然是這麼說,卻用力的把張氏甩了出去,畢竟真把人打壞了得賠錢,而現在家裡冇錢。

可如果張氏真的去找村長的話,就原主那品行真是人人得而誅之,就算占理也討不到大便宜。

這麼一想,她冷哼一聲:“去!你現在就去找村長去!讓村長看看我家這兩個可憐的孩子這還有個人樣嗎?當初林域往你家一趟趟的送好東西村裡的人都看見了,我倒是要看看大家戳不戳你的脊梁骨!”

張氏一聽這話目光閃爍不停,便也隻能忍下心裡的惡氣,權當自己白挨頓打了。

她惡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小騷狐狸你彆得意,你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說完這話,張氏就氣沖沖的離開了。

見張氏走了,兩個奶娃娃先是滿臉喜悅,可是轉瞬之間就都變了臉。

“餅,餅子冇給……哥哥餓,哥哥苗苗餓,嗚嗚嗚……”

“苗苗乖,哥哥去找她要去,哥哥不怕她!”

葉落見狀又是陣陣心酸,她趕忙蹲下身去安撫眼淚汪汪的苗苗,可手剛伸出去就見苗苗緊張的縮了縮脖子,葉落知道這是長期遭受虐待造成的條件反射。

她溫柔的摸了摸苗苗的頭:“苗苗乖,苗苗不怕,我不打你,我以後都不會你,你餓了是嗎?乖,咱們不哭,我這就給你做好吃的去。”

“真,真的?”苗苗不可置信的看著葉落,不等回答就重重的點頭:“好!”

今天的孃親真好,真溫柔,要是孃親每天都這樣該多好啊。

一邊的壯壯可不覺得葉落有這麼好心,他小心翼翼的問:“需不需要我們做活?苗苗餓了讓她歇著好不好,有什麼活我都能乾,我可能乾活了。”

“不需要,你帶著妹妹回屋去。”葉落也摸了摸壯壯的頭:“我現在就給你們做好吃的去!”

葉落說完便是進了廚房,然後看著“乾乾淨淨”的廚房欲哭無淚。

窮!

太窮了!

就這條件,估計耗子來了都是哭著走的,所以她上哪弄吃的去啊……

對了!空間裡有泡麪!

這個全能淘寶空間裡的泡麪煮出來,不是彎彎曲曲的,而是和自己擀的麪條一樣,湯包更是香的葉落邊煮邊流口水。

屋裡的苗苗和壯壯更是被香的坐不住,可就算這樣,當葉落把煮泡麪端上來擺在他們麵前,他們也遲遲不動筷,隻是怯生生的看著葉落。

“不是餓了嗎?怎麼不吃?”葉落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