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瞭然大師雙掌合在胸前道:“阿彌陀佛!蘇施主,說話還是留點口德,據老納所知,楚施主是自小和蘇施主自小訂親,蘇施主此時說出這樣的話來實在是有失探花郎的身份!”

蘇連城的嘴角邊有了一抹淡淡的冷意道:“蘇某自認不是什麼謙謙君子,卻也是一個算是一個守禮之人,自古有句話叫家和萬事興,可是像楚大小姐這樣大逆不道、傷風敗俗的女子娶回家隻怕是家無寧日......”

楚晶藍在旁淺淺的道:“聽蘇大公子的話,依乎對我甚是瞭解,那麼敢問蘇大公子,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平日裡又做下了何等大逆不道、傷風敗俗之事?”

蘇連城扭頭看著她,見她雖然話裡滿是質問卻一如往昔般淡定從容,骨子裡透著一抹倔強,那一雙明亮的眼睛裡有了一抹不怒而威的氣勢。

他被她這麼一問,隻問的心裡的有些發虛,當年的那件事情也冇有辦法在這麼多人的麵前說透。

他冷笑道:“你一個女子整日裡拋頭露麵,這是有傷風化,目無尊長就是大逆不道!”

楚晶藍的眸光轉深,緩緩站起身來,走到蘇連城的身邊道:“蘇大公子的話,我不能認同。我拋頭露麵若是算有傷風化的話,那麼紅顏姑娘今日裡和蘇大公子在眾人麵前的舉動,是不是更有傷風化?”

“我隻是一個冇有經過教化的女子,拋頭露麵也隻是為了維持家計,可是蘇大公子卻和我有婚約在先,先是將紅顏姑娘帶回了杭城,然後又跑到楚家去羞辱我。”

“今日裡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和一個勾欄女子卿卿我我,這樣的行為又豈是一個從小熟讀四書五經的探花郎該做之事?”

坐前眾人議論紛紛:“蘇大公子帶著勾欄女子回到杭城之事,當真是極為不妥!”

“我聽說蘇老爺去夢龍山是被告蘇大公子強行送去的。”

“蘇大公子雖然中了探花,卻冇料到品行竟如此之差,當真是我杭城的敗類!”

“......”

楚晶藍的眸光變厲三分後又道:“至於目無尊長的話,我更不能認同了,我楚晶藍雖然不能算是孝道中的典範,卻絕對當得起孝順二字。”

“我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整個杭城的百姓都有目共睹。倒是蘇大公子你無視孝道,這一次回到杭城之後三番五次違逆蘇老爺的話......”

蘇連城的眸光變冷後道:“終於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了吧!方纔還在大家的麵前扮清高、裝淡定,其實骨子裡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悍婦!”

“全杭城的人都知道你根本就嫁不出去,今日裡隻怕是聽到我要來這裡,便巴巴的趕到這裡來讓我把你娶回家。”

“我告訴你楚晶藍,就算是楚家將所有的家財全部倒貼,本公子也絕不會娶你!”

“你今日就算是死乞白賴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你就準備一輩子老死家中吧!”

安子軒聽他說的有些過份,眉毛微微一皺,在這朝女子的名節雖然不如前朝重要,但是蘇連城這番話一說出口,便是將她推到了風尖浪口,她這一生想要尋個好的夫婿隻怕都不易了。

紅顏楚楚可憐的道:“城哥哥,楚大小姐縱然有萬般不好,卻和你從小訂了親,你萬萬不可為了我不娶楚大小姐啊!若是如此,紅顏隻怕是千古罪人了!”

她嬌美如花,此時做出這樣的表情來當真是讓人我見猶憐。

楚晶藍心裡冷笑連連,男人不要起臉來,當真是可怕的緊,她的嘴角微微一揚後道:“死乞白賴?我何曾死乞白賴過?”

蘇連城冷笑道:“你去找知府大人中間調和讓我娶你,今日又巴巴的趕到這裡來尋我,還不是死乞白賴嗎?”

楚晶藍心裡暗咐,知府大人中間調和?這不會是那一日馬氏所謂的法子吧!

若是如此,當真是弄巧成拙了!

隻是她今日裡這件事情一定得做個了斷,否則她隻怕會成為整個杭城的笑柄。

她的眸光更冷了幾分,朝蘇連城又走近了幾步後道:“蘇大公子隻怕是誤會了,我楚晶藍從來都不會死乞白賴任何人。今日瞭然大師也在此,我想請各位幫我做個見證!”

她的眸子微微一眯,將下巴微微抬高,有些輕蔑的看了蘇連城一眼後從懷裡拿出那塊血玉舉起來道:“我今日以楚家家主的身份宣佈,楚家大小姐楚晶藍和蘇連城的婚事就此取消!”

此言一出,滿座皆驚,就連一直坐在那裡看戲的安子軒也驚的下巴都掉了下來。

安子遷雖然知道她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女子,卻不知道她居然有這樣的膽色。

要知道女子一旦被退婚日後要嫁都難了,更何況她已經十九歲了,早已經過了適婚的年紀。

隻是他也知道蘇連城對她素來是冇有什麼好感,兩人若是強行綁在一起,倒真會成一對怨偶,此時退婚不但果敢,還極為明智,心中不禁對她生出了三分敬意。

蘇連城和紅顏兩人一時都回不過神來,不知道她說的是真還是假。

紅顏隻覺得她的樣子高傲的緊,那張嬌美的臉上生出來的堅毅和聰慧,竟生生將她給比了下去。

瞭然大師的眼裡有一抹淡淡的讚賞,圓珠先是驚訝,緊接著咧嘴微笑,小姐早就該退婚了,這種男人要來做什麼?

蘇連城眯著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道:“你說什麼?”

她主動退婚?怎麼可能!

隻是他見眼前的女子星目灼灼,渾身上下都透著知性而又淡定的氣息,早已非記憶中那個可愛單純的小女孩了。

這樣她讓他覺得有些陌生,心裡不禁升起了想一探究竟的**。

他卻又覺得她此時說出這樣的話來,實在是太傷他的男子自尊,就算是要退婚,也應該是他退她的婚,她居然說要退婚!

女方主動退婚,在杭城還是首次!

楚晶藍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今日裡請大家替我做個見證,蘇大公子和我成親之前,帶著勾欄女子招搖過市,暗中造謠破壞我的名節,又將蘇老爺氣的臥床不起。”

“他不孝又無德,雖有才學,卻是個品德不端之人,如此之人,又豈能配得上我楚晶藍?”

“所以我以楚家家主的身份宣佈,楚家和蘇家的婚事取消,因為其錯在蘇大公子,所以蘇家給的聘禮,我楚家概不退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