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楚晶藍聽到馬氏的話,頓時知道上次馬氏所謂的把握便是去找知府大人,現任杭城的知府是馬氏的表哥,兩家的關係也算親厚。

她無可奈何的歎了一口氣,馬氏難道不知道越是這麼做便越會讓蘇連城反感嗎?

她淡淡的道:“這件事情母親不用憂心了,我自有分寸,我現在已是楚家的家主,我的婚事我自己能做主。”

“我已將退婚的話說出了口,便斷斷冇有再更改的餘地。若是嫁過去不幸福女兒倒寧願這一生都不嫁。”

她平日裡對馬氏甚是敬重,一生隻有幾次違逆馬氏的意思,一次是四年前的那場變動,另一次是便是她的婚事了。

說罷,她不再理會一臉錯愕的馬氏,起身行了個禮便大步走了出去,卻在門口看到一臉擔心的劉氏。

劉氏見她出來,麵上有些尷尬,忙退到一旁。

楚晶藍卻微微一笑道:“二姨娘是來找夫人的嗎?夫人現在正在氣頭上,二姨孃的事情若不是十分緊急還是遲些再來找夫人吧!”

劉氏看著楚晶藍欲言又止,楚晶藍有些奇怪的看著劉氏。

劉氏最終鼓起勇氣道:“大小姐這一次的事情做得甚好,那蘇大公子當真是欺人太甚了!”

楚晶藍冇料到一向膽小溫婉的劉氏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心裡不禁微微一驚。

她不禁抬眸看了劉氏一眼,卻見她隻穿了一個淡藍色的碎花長裙,頭上隻梳了一個最簡單的髮髻,插著一隻藍色髮簪,除此之外,身上再也冇有任何配飾,樸素的像個婢女。

而她的目光卻是極為親切和關心,竟比馬氏的目光還要多三分關心。

楚晶藍的心裡微微一暖,淡淡一笑後便飄然而去。

劉氏望著楚晶藍的背影暗自出神,眸光深遂,嘴唇微微張了張,楚晶藍已消失在抄手遊廊的儘頭。

她闇然歎息,暗恨自己太過軟弱,或許有些話這一生都隻能隨她一起埋在泥土之中了。

第二天一大早,楚晶藍正在賬房裡查賬,老遠就聽到圓珠興奮的聲音道:“小姐,小姐,大喜事啊!”

楚晶藍聽到她乍乍呼呼的聲音,眉頭不禁微皺,圓珠如一陣風一般奔到她的身邊道:“蘇老爺帶著蘇大公子來了,帶了好多的禮物過來,看那架式,隻怕是道歉的!”

楚晶藍的眸光轉深,心裡歎了一口氣,麵上卻不動聲色,淡淡的道:“這能算喜事嗎?”

“當然算喜事!”圓珠樂顛顛的道:“那蘇大公子前段時間對小姐百般羞辱,今日裡剛好趁這人機會扳回一局來,剛好殺殺他的銳氣,省得他以為我家小姐好欺負!”

正在此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紫靈在門外道:“大小姐,夫人請你過去一趟。”

楚晶藍幽幽的歎了口氣,將帳本遞給圓荷後道:“我這便過去。”

楚晶藍還未走到大廳,便聽到一片歡聲笑語傳來,她心裡冷笑連連,卻不動聲色緩緩踏入大廳。

隻見馬氏在頭一襲榴花大紅裙,頭插足金步滿臉喜氣的坐在上首,蘇老爺和杭城知府許遠溪坐在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