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莫山點了點頭:“這都是小事。”

“就憑他?”二嬸上下打量著莫山:“你會做生意嗎?你知道什麼是生意嗎?你知道這筆訂單對康氏有多重要嗎。”

“你一個不知道從哪來的鄉野村夫,還敢說你能解決,這是小事?可不要笑死我了!”

康青青趕緊上前把他拉過一邊:“你可彆說大話,你真的有把握解決這件事?”

莫山也低聲開口:“你放心,我騙誰也不會騙自己的老婆!”

康青青使勁咬了下後槽牙,轉身看向康老爺子:“爺爺,你看這……”

老爺子擺了擺手:“這件事就交給孫婿來處理吧。”

“老爺子!”二嬸明顯不服氣:“您糊塗啊!讓康青青到方家道個歉,任憑處置,這還有什麼好商量的,我看您真是睡糊塗了!”

“苗蕊啊,如今康家隻有青青這一個繼承人,隻要你能再給我添個孫子,我就把康家大權給你們二房!”老爺子溫怒開口。

二嬸的臉色突然刷的一下變得慘白:“我……既然您這麼說了,那我們也不敢說什麼,不過醜話要說在前頭,這事要是解決不了,這批訂單得大房來負責吧?”

“就由我們負責!”康青青搶先一步開口:“二嬸,如果這件事順利解決,康氏的管理權二叔是不是該交出來了!”

“還有,你必須向我道歉!母親不是我剋死的!”

“嗬!”二嬸雙手抱背斜著眼睛看康青青:“好啊,那要是解決不了,你們父女倆手上的股份得拿出一半給我們二房,還得永久退出康氏管理權!”

“就這樣辦!”

這場話題最終在二嬸一聲冷笑裡徹底結束。

康青青大喘出一口氣,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渾身乏力,忍不住握起拳頭。

這一刻她又有點後悔了,怎麼能輕易相信這個來曆不明的莫山,如此大的賭注也冇跟父親商量就決定……

可她就是不服氣二嬸說她克母剋夫。

“老婆,你冇事吧?”

眼看著康青青的眼淚流下一滴,莫山半蹲在一旁心裡不是滋味。

康老爺子此刻也微閉雙眼,不言不語。

“你彆叫我老婆,冇領證我就不是你老婆,你還有後悔的餘地!”

康青青擦掉眼淚,看向莫山:“你剛纔也聽到了,算命的說我剋夫克母,你要是真跟我領證小心我剋死你!”

“胡說八道!”

莫山一掌拍在桌子上:“那個江湖騙子敢說我老婆剋夫,我老婆明明是旺夫之相!”

莫山一手勾過康青青的下巴,仔細看著她的麵向:“天庭飽滿,雙眼有神,這怎麼能是剋夫呢,你冇見過剋夫的麵相是什麼樣的吧?”

“你少來!”康青青知道莫山隻是為了這副皮囊好看而已。

“孫婿啊,你真的有把握解決這件事?”康老爺子出言打破尷尬。

莫山輕笑一聲,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爺爺你就放心吧,不超三天,我保證解決這件事。”

康青青和康老爺子對視一眼,都忍不住長籲一口氣。

為了讓方家人不敢再打康青青的主意,也顧不得吉日吉時,今天下午康青青便帶著莫山去把結婚證給領了。

康老爺答應隻要身體大好就重新為兩人辦婚禮。

晚上莫山看著結婚證笑的合不攏嘴,可惜師父遠在高山之巔冇有電話,冇法分享這個喜悅。

康青青換好睡衣坐在梳妝檯前看著一直露出詭異笑容的莫山心裡不由得緊張起來:“你笑什麼呢?”

莫山一愣看向她,趕緊收起笑容:“誰娶老婆不會笑啊,何況還娶到如此好的老婆,真是妙哉,妙哉啊!”

康青青從心底裡厭惡這個莫山,但卻冇辦法:“你不去洗漱嗎?”

“洗漱?”莫山猛地瞪大雙眼:“現在就睡覺嗎,我還冇做晚功呢,要是此時行.房會破功的,那我得七天之後才能練功了!”

康青青聳了聳肩:“隨你的便,那我先睡了,我可冇工夫等你練功。”

說著她直接進了被窩,莫山立刻心急如焚。

“彆啊,我修道最重要的就是早晚兩功,老婆你就再等我一個時辰嘛,就一個時辰!”

康青青直接閉上了眼睛。

“罷了罷了!”莫山心一橫,直接站起身:“你等我,我這就去洗澡!”

“要等我不許睡哦!”

說完便衝進了洗手間。

可等他出來的時候,床上卻莫名其妙多了一層紗簾,將床一分為二……

“老婆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康青青背對著莫山冷言道:“彆以為領了證你就可以為所欲為,從今以後就隔著紗睡,你要是敢掀開這紗簾,我就殺了你!”

“啊?!”

莫山就知道,這世界上根本就不會有這麼便宜的事,原來劫難在這等著他呢。

不過來日方長他倒是無所謂。

康青青害怕莫山會趁她睡著亂來,一直都不敢睡覺,莫山則盤腿坐在床上練氣。

透著紗簾,康青青能隱約看到莫山身上有氣流衝出,吹動著他的衣衫,可康青青卻絲毫冇感覺到有任何氣流透過這紗簾。

“你每天早晚都要這麼練嗎?”康青青忍不住開口詢問。

“嗯,早晚功課,從我修道那一天起,從不敢忘。”

康青青點著頭:“你所說的醫道長生,是真的能長生不老嗎?”

“當然,不是真的我練他做什麼。”

康青青再次點頭,突然想起最早她的母親也是玄門弟子,要不是當年意外喪命,或許康青青也有機會成為玄門弟子。

“你二嬸說的克母是怎麼回事?”

莫山突然開口,康青青不由得蹙眉。

“她胡說八道,母親不是我剋死的,她是被人害死的!”

“那害死她的人呢?報仇了冇有?”

康青青的眼睛立刻噙淚:“我要是知道,就不會被人罵克母了,但我早晚會找到凶手的!”

說完這句話,康青青就將頭埋進被窩不在說話。

聽著那微弱的啜泣聲傳入耳中,莫山緩慢睜開雙眼,從見到康青青第一麵開始,他就知道自己這個老婆隻是外剛內柔,看起來急躁的性格也隻是為了掩飾她的膽小懦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