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城九月,下雨涼快了幾天,又進入高溫模式。

安淺在新店盯裝修,剛買了師傅要的配件回來,就又接到繼母蘇梅打來的電話。

“淺淺,我們約好明天晚上7點在洲際酒店,你彆忘了。”

“約好什麼了?我最近忙新店裝修,走不開。”施工的嘈雜聲傳來,不等蘇梅把話說完,安淺已經狠狠地掛斷了電話!

姐姐安巧昨天打電話都告訴她了,同父異母的弟弟安子健和女朋友有了孩子,嶽父母要求在渝城買一套新房才準結婚,否則就把孩子打掉,一拍兩散!

蘇梅知道她老家村長的兒子相中了安淺,因為安淺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就趁機收了60萬彩禮定金。

剛纔那通電話,就是催她回去結婚的。

蘇梅這麼乾,多少受了父親安海源的意,因為姐姐安巧當年結婚,也是蘇梅出麵要了30萬彩禮,轉手就給兒子買了輛車。

因為這筆昂貴的彩禮,婆婆擠兌安巧是花錢買來的媳婦,更加瞧不上眼,加上老公又是個媽寶男,婚後的生活過得愈發不如意。

父親和繼母怕被要求退彩禮,就對女兒的委屈置若罔聞。

現如今,他們又如法炮製,拿安淺去換更多彩禮給兒子買房,那不能夠!

恰在此時,房東王阿姨打來電話,問之前跟安淺說的和她侄子相親的事考慮的如何。

這一次,安淺毫不猶豫地應下,“阿姨,我去,一會兒咖啡廳見。”

掛斷電話,安淺給店裡的裝修師傅打了聲招呼就匆忙離開。

天真的以為隻要她結婚,他們就不能拿她換錢了。

很快,安淺到了之前約好的渝城五星級酒店咖啡廳。

剛到門口,她就看到不遠處靠窗位置坐著一個西裝革履,長相英俊的男人。

看男人這氣度不凡的樣子,就是房東阿姨說的她侄子,那種大型公司白領。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安淺來到男人桌前,禮貌打招呼道:“你好,我是安淺,我們約好相親的。”

聞言,男人英氣的劍眉下,一雙好看的丹鳳眼隨意看了安淺一眼,見她長相甜美,身材嬌小,頭頂挽了一顆可愛的丸子頭,模樣乖巧。

簡單的白色T恤、牛仔短褲搭配小白鞋,清純又自然。

這卻讓年謹堯心裡直犯嘀咕,他們年家是全球都數得上的豪門,難不成爺爺介紹了一圈名媛千金都失敗之後,開始反其道行之的介紹一個和之前大不同的?

不過,看安淺禮貌又溫和的態度,年謹堯還是客氣地迴應道:“嗯,坐吧。”

安淺在年謹堯對麵坐下,服務員為她點了一杯卡布奇諾就離開了。

“王阿姨把我的情況都跟你說了吧,家裡催婚,我不願意嫁,來相親是想找個人閃婚。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話,也沒關係。”

一坐下,安淺便將自己的想法直接告訴了對方。

被家人催婚的確煩,這女人挺識趣,年謹堯比較滿意。

“隻要你同意,我就冇意見。證件帶齊了嗎?我們現在就去登記。”

聽到他這樣說,安淺急忙攔住起身要走的年謹堯,再次確認道:“你確定?”

安淺知道父親和繼母多難纏!如果不是蘇梅明天就要帶她去結婚,她也絕不至於著急嫁人。

閃婚而已,年謹堯不覺得棘手,他隻想儘快給爺爺交差,免得老人在家要死要活的拿命逼他。

“走吧,我很忙,彆耽誤時間。”年謹堯是在兩個會議中間抽了點時間出來結婚的。

既然對方這樣堅定,安淺也不拿喬,爽快的去領了結婚證。

拿著新鮮出爐的結婚證從民政局出來,安淺看著自己那本結婚證上男方的名字,念道:“年謹堯?”

“嗯。”年謹堯看了安淺一眼,應了一聲。

安淺看著這個名字,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又說不上具體哪裡不對。

這時,年謹堯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爺爺打來的,估計他老人家已經知道他登記結婚的事了。

可當他接起電話,卻聽見爺爺震怒的吼聲,“你個死小子!又敢放我鴿子!是不是我這把老骨頭對你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聽到爺爺的話,年謹堯奇怪得看了安淺一眼。他已經聽話來結婚了,哪裡又做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