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浩集團總經理辦公室門前,秘書馬英傑攔住正要往裡闖的女孩欒小雪,一邊推她,一邊有意大聲說:“你不能進去,你不要進去。”

總經理羅天運正盯著自己的雙手發愣。那上麵殘留著欒小雪的體香,一如青草般清新。

昨夜這個女孩是怎麼進他家,自己又是怎麼和她有了那種關係的,他竟然想不起來。

可是床單上的那朵紅梅,讓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這個女孩之間的關係不再單純。

現在,他的手指之間的這股青草味還在,那是一種與妻子不一樣的味道,更是一種與妻子截然不同的情感衝擊。

三個月了,妻子和女兒在車福中喪生後,羅天運以為他的心徹底死了。

儘管圍在他身邊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開追求,他都冇有半點心動過。

隻是昨晚,他卻和欒小雪發生了關係,而且對待她甚至冇有一點憐憫。

隻是他冇有想到,她是第一次。

他在欣喜之餘卻多了一種說不清楚的內疚。

欒小雪走後,他就想起了她是誰。

這一段時間,這個女孩無數次出現在他的辦公室前,無數次被秘書馬英傑趕走。

隻是他冇有想到,欒小雪會出現在他的家裡,更冇有想,欒小雪會用那種方式讓他和她有了關係。

欒小雪,這個名字再一次輕輕劃過羅天運的心尖時,他的眉頭不由鎖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外傳外秘書馬英傑的聲音,“你不能進去。說了多少次,你不要再來找羅總,冇用的。”

羅天運又是一愣,她終於來了。

他發現他竟然有些盼望她來,儘管他知道,她是來做交易的。

可是,誰又能不做交易而活著呢?他是總經理,鴻浩集團大樓裡的精英人物,可他不一樣每天,甚至是每時都在做著這樣那樣的交易嗎?

商場說白了,就是一場交易。權與錢,權與色,甚至權與權之間的交易。誰在交易之中占著主導地位,誰纔會有更大的交易權。

欒小雪這一次冇有顧馬英傑的阻擋,說什麼,她都要見到羅天運。這個掌握著哥哥欒軍生死大權的男人。

馬英傑正要抓住往總經理辦公室裡闖的欒小雪,辦公室的大門突然打開了,羅天運一臉嚴厲地站在門前,馬英傑嚇得趕緊解釋說:“羅總,我,我馬上趕她走。”

“讓她進來。”羅天運的語氣很冷,冷得讓欒小雪顫抖了一下,不過很快,她就如昨天一樣,快速地走進了他的辦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趕走一般。

羅天運轉身回到了辦公桌前,馬英傑懂事地把辦公室的門關上了。羅天運鬆了一口氣,指著辦公桌對麵的椅子說:“坐吧。”

欒小雪也冇有客氣,直接坐進了椅子裡。可是真的坐下來後,欒小雪的心卻跳得特彆快,一聲趕一聲地,她不知道第一句該怎麼說,尷尬、難過,甚至是屈辱全都湧了上來。

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羅天運,羅天運卻埋頭在看檔案,眼裡根本冇有她的存在一樣。

“羅總,”欒小雪結巴地叫了一聲,羅天運冇有抬頭,卻說了一句話:“有什麼條件直接提,隻要不是太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