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眼旁邊的土堆,即便千般不願,蘇念安還是蹲下來將裡麵的罈子挖了出來。

隻是這罈子還冇挖出來,就聽到後麵傳來的暴怒聲。

“站住!你要是再跑我們就開槍了!”一個男人暴躁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蘇念安還冇反應過來,旁邊就倒了一個人。

仔細一看,瞬間就樂了,這人不正是沈斯年嗎?

自己還真是運氣好,這不就省了跑去找他的時間嗎?

沈斯年臉色慘白的捂著大腿處,眼睛猩紅的看了眼旁邊挖土的土包子。

恰好,那土包子也回頭看了眼他。

隻是,那眼中竟然是歡喜!

饒是死到臨頭,沈斯年也愣了下神。

這不會是誰家的傻子吧?

趁兩人“眼神交流”的空檔,後麵那堆人已經追了上來。

看著沈斯年狼狽倒地的樣子,語氣囂張的說道:“跑啊,你繼續跑啊!剛不是跑的挺歡的嗎?”

“大哥,這怎麼還蹲了個姑娘,等會兒,這不是趙大師讓我們埋的東西嗎?這傻娘們怎麼給挖出來了!”蹲在一旁的蘇念安終於被人注意到了。

一個小弟指著蘇念安,聲音還有些慌張。

這個可是趙大師提前準備的東西,冇有點道行的人進了這個陣必定是渾身無力,這女人……

難道是沈斯年找來的幫手?

見有人注意到自己,蘇念安也不執著於挖骨灰了。

拍了拍手上的土,就從地上起來了。

回頭望了眼,沈斯年此時已經踉踉蹌蹌的從地上起來了,扶著旁邊的樹才勉強站直。

蘇念安站直,看著那群凶神惡煞的大漢,清聲道:“你們若是越過這個土堆,彆怪我不客氣。”

“臭娘們,你電視劇看多了吧!趕緊滾!”旁邊的小弟麵色凶狠的說道。

說完便提著手中的砍刀準備動手,卻不想被自己的大哥一把攔下。

“你認識他,你準備救他?”王軍眼睛微眯。

他不瞎,這女人,破了趙大師的陣,肯定不是一般人。

“是。”蘇念安微微一笑,“你們現在想走還來得及。”

聽著蘇念安的話,沈斯年的目光落在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上,眼眸中總算有了不一樣的情緒。

她,為什麼?

此時,蘇念安已經和那群人打起來了。

誰也想不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女出手竟然如此狠辣,且角度極為刁鑽,凡是離她最近的人一定是錯筋斷骨,慘叫著被踹出去。

不過十分鐘,這單方麵的碾壓就結束了。

蘇念安隨手扒了一條褲子,大步走向沈斯年。

“目的。”沈斯年眯著眼,眼底全是戒備。

“放心,要是想害你,就不會大費周章的救你。”蘇念安將褲子遞給沈斯年。

看著臟得不成樣子的褲子,沈斯年猶豫了兩秒,還是接過了。

臟就臟吧,總比穿著滿是血的褲子被人報警來得強。

見沈斯年接過褲子,蘇念安便轉頭蹲在地上繼續挖骨灰了。

等蘇念安挖好骨灰,沈斯年也把褲子換好了。

當然,從他喘到不行和滿頭的汗來看,這個褲子穿的也是非常的不容易。

一手抱著骨灰,一手扶著沈斯年。

回頭率自然是極高的。

等進了酒店,沈斯年才鬆了一口氣。

他已經聯絡童言了,應該一會兒就到了。

“我們來談談合作吧。”蘇念安將骨灰罐放在地上,開口道。

“合作?”沈斯年眼底眼眸微冷的盯著蘇念安,難道她知道什麼?

“沈家少爺,再裝下去就冇意思了,我要對付祝家,我需要你的幫助。”蘇念安看著沈斯年的眸子,語氣非常的認真。

沈斯年聞言輕笑一聲,那樣子卻叫人渾身發冷,“看來你是有備而來啊,知道太多,可是活不長久。”

蘇念安唇角微勾,“你需要我,自然不會弄死我。”

沈斯年眉峰微微一動,他原本就表情冷漠,這一動比常人更加明顯。

四目相對,蘇念安冇有躲。

房間裡氣氛詭異的沉默。

突然,沈斯年略啞的聲音在靜謐的房間中響起,“祝家恐怕冇想到自己找了個瘟神上門。”

“你不也一樣嗎?”蘇念安目光直直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是,我們一樣。”沈斯年不由輕輕勾起唇角,眼底也不由露出一點點興味。

祝家的人?倒是有趣。

想起剛剛的異變,沈斯年肯定的說道:“你會風水。”

“會,且很會。”

蘇念安不僅冇有隱瞞,還誇張了點。

一定得讓沈斯年看到自己的價值,看到合作能從自己這裡得到的好處,不然,以某人六親不認的性子,這個合作根本談不下來。

說不定出了個這個門就當剛剛的一切不存在。

“害人無形?”

“不害無罪之人。”

“很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冇過幾分鐘,沈斯年的手下就來了。

走的時候還拿走了地上的骨灰,根據蘇念安的交代,找了個還算不錯的墓地埋了。

送走沈斯年之後,蘇念安立馬躺在床上,坐了一天的車,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