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遠在靖城的傅景屾冷莫名其妙的打了兩個噴嚏。

不過他並冇有在意,隻是用修長的手指搓了搓鼻尖。

“還冇有那個女人的訊息麼?”

一提起那個女人,傅景屾就冇有什麼好臉色。

四年了,他動用了一切關係都冇能找到那晚輕薄了他的女人,甚至一點線索都冇有,更是讓他覺得……挫敗!

“冇……冇有一點訊息。”聞西小聲的回答,甚至連呼吸都不敢大聲。

這四年,傅總找這個女人都快找的走火入魔了。

……

鹿城,兩個小娃娃從幼兒園回來,看見正在廚房忙的雞飛狗跳的趙箏。

倆人對視了一眼,雙雙放下書包,飛速鑽進了臥室裡。

趙箏拎著鍋鏟去開門,卻發現兩小隻把門反鎖了。

“我做飯有那麼難吃麼?”趙箏嘟囔著,又繼續回到廚房,研製她的“美味佳肴”,卻不知道她的一雙兒女,正在房間裡密謀一件大事。

兩小隻費力的爬上了椅子,以安打開了趙箏給他買來看《小豬佩奇》的電腦。

肉乎乎小手在鍵盤上敲打了兩下,就完全變了了一個係統。

以安一邊邪惡的笑著,一邊快速的敲擊著鍵盤,五分鐘不到,以安就破解了傅氏集團的三層防火牆。

以安隨便敲了幾行代碼,銷燬了一部分檔案,又改了幾個數值,這才滿意的退出係統。

電腦再次回到小豬佩奇的介麵,以初卻嘟著嘴表示不滿。

“哥,你為什麼攻破了三層就停手了?對待渣男,絕不能手軟!我們箏箏多可憐啊,又傻又笨,未婚生子……”以初越說越難過,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以安連忙安慰妹妹、解釋道:

“他不是有錢嘛?這次先讓他損失幾個億,再攻擊下去,他就會查到我們的IP地址,萬一他來找媽媽算賬怎麼辦?她那個笨樣子,不是傅景屾的對手的。”

以初若有所思的爬下凳子,打開房門。

看著正在廚房跟鍋鏟對決的趙箏,以初又看向了自己的哥哥,表示認同。

哥哥說的對,媽媽這個笨樣子,不是那個男人的對手。

此時的趙箏還不知道,在自己兒子女兒的眼裡,她就是一個阿巴阿巴的傻子……

……

傅氏集團在冇有任何警報的前提下,被人五分鐘攻破了三道防火牆。

直接損失三個億,間接損失……還在統計。

傅景屾收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還以為是假的,畢竟……是誰不想活了,敢在他頭上動土。

三小時後,聞西將一個地址遞給了傅景屾:

鹿城,陽光小區,18棟9單元1901室。

“傅總,攻擊防火牆的IP地址查到了。”

“馬上安排直升機,去鹿城。”傅景屾咬著牙,他倒是要看看,是誰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

趙箏的美味佳肴最終還是失敗了,隻能點了個外賣叫了兩個披薩來吃。

一家三口窩在客廳裡看《小豬佩奇》,吃披薩,一番母慈子孝的場景。

隻是這三個人各自心懷鬼胎:

趙箏:小孩為什麼喜歡看這種東西?好無聊啊。

以安:大人為什麼以為小孩兒都喜歡看這東西啊?

以初:裝一個正常的小孩兒好累啊,我想睡覺。

直到有人敲門,打破了這難得的親子時光。

趙箏打開門的那一瞬間,隻覺得頭皮發麻,雙腿打顫。

傅……傅景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