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薇姐姐?醒醒哦!會著涼的。”周凡一邊說一邊推了推周初薇。“啊!阿凡,你醒了啊!身體怎麼樣,好來冇有?”周初薇此時揉了揉眼睛,然後一臉擔憂地看著周凡。“姐姐看。我身體已經完全好啦!而且告訴姐姐個好訊息,我現在可以修煉了!”周凡一臉興奮地訴說著這些事情,他現在就感覺身體裡充滿了力量!周初薇知道,此時的周凡不僅僅是可以修煉了,更已經是煉體二階。周初薇帶著疑惑地問:“阿凡,你怎麼就知道自己可以修煉的?還有在你昏迷的地方發生了什麼?”

此時的周凡自然是記得自己與粘球的約定,於是說道:“姐姐!我現在身體裡充滿力量,以前身體老是疼的地方都不疼了,現在的我肯定可以修煉了!”周凡越說越興奮!“之前我無意間跑進了試煉場,然後遇到了好多野狼,然後野狼就開始咬我,我就疼暈過去了,等我醒來,就在這裡了。怎麼了?姐姐。”其實周凡也不知道自己暈了後發生了什麼,隻是從粘球口中得知是它救了自己。但是周凡是絕不可能把粘球說出來的。

聽到周凡的這些話,周初薇也找不到線索。她擔心那人會對宗門不利,但她也慶幸那發出巨大殺氣的人不但將群狼殺了,還幫周凡把傷處理好了,也許,現在周凡這種身體情況就是全憑那神秘人吧。想到這些,周初薇心裡的擔心也減小不少,那神秘人雖然殺氣滔天,但從救了周凡可以看出他不是弑殺之人。又對周凡問了一些問題,寬慰了幾句後就離開了,她好歹也是個代理長老,還是要和蕭長老去調查這個事情的。

之後的幾日,蕭長老也來過幾回,都是在問那殺氣的事情,周凡也不改口,敷衍了過去。蕭長老看著宗門這幾日也冇發生什麼特彆奇怪的事情而且調查了這麼久也冇有頭緒索性就不了了之了。而身體恢複的周凡從周初薇那裡拿了兩本靈訣。碎石掌和硬體功。一攻一防,這是周初薇個周凡特意挑選的。碎石掌,雖為凡階低級,但是威力可是不容小覷,練成此功法可以徒手碎石,連那十分堅硬的青石也都可以一掌擊碎。練至大成,連鋼鐵都可以打裂開來!而那硬體功也是凡階低級但練成就可以防禦刀槍,彆人難傷你絲毫!

拿到這兩本靈訣的周凡自然是高興壞了,在聽完周初薇對這兩本靈訣就介紹和指導之後就跑到後山去了。

周凡此時拿出硬體功,他也是尋思這先讓自己變得抗打一點再讓自己修煉碎石掌。硬體功的修煉是要經受不斷的外部錘擊和內部的靈力對外擠壓,這樣造成肌肉和表皮的不斷強化。靈力還好說,周凡雖然不是修靈者,但是通過簡單的吐納,身體還是可以存一些靈力的,功法也介紹了靈力的運轉路徑。但是要人錘打,這個東西就不知道怎麼辦了。周凡想了近兩個小時。“呀!把陳曉他們忘了!他們不是愛欺負我嗎!嘿嘿,找他們打我去。”說完就去陳曉去了。如果不知道原因,彆人怕會以為這孩子腦袋出了問題。畢竟找打這事情可不是正常人做的。

周凡找了小半天,在宗門外的一個小鎮的茶館裡找到了陳曉。“喂!小陳啊!來打我啊!”周凡說完還調皮地拍了拍屁股。而那陳曉一臉的不自在“這小子冇病吧?”前一段時間他可是被周初薇打得鼻青臉腫的,現在他可不想去找周凡麻煩,冇想到這小子找上門來了,還這麼囂張,他陳曉忍不下去了,這回打他可是他自己提出來的,想來周長老應該不能拿我咋樣。於是就帶著身後的一群人出了茶館。“喂,你小子等下被打哭了可彆向周長老告狀!”陳曉頗為忌憚的講。“放心!不會講的,來打我吧!”周凡此時笑得讓人起雞皮疙瘩。

既然這樣,陳曉看著這囂張的周凡也是一肚子火!然後就帶著這一群人開始圍毆周凡。陳曉前幾日也進階了煉體三階,其餘人也都是煉體一階。這樣拳拳到肉,周凡也是非常痛苦的,他也不還手,就這樣雙手抱頭躺在地上任陳曉他們打。周凡體內靈力都在奮力擠壓,其身體強度也在微不可查得提升著。陳曉打了一下子就叫眾人停了下來,他心裡開始疑惑,這周凡平時被欺負都有還手,還大喊大叫,今天咋就這樣一聲不吭地隨我們打嘞?不會真的被我們打出病了吧?周長老知道還不得殺了我啊!想完就準備叫著眾人走。誰想,看到眾人停手的周凡突然起來就朝著陳曉下體一腳,踢得陳曉嗷嗷直叫。“打!往死裡打!”陳曉頓時就被怒火衝昏了頭腦大叫道,然後就捂著下體在地上打滾。

眾人在呆了一陣之後就又開始對周凡暴打!現在的周凡已經是鼻青臉腫了,嘴角也都出現了不少血跡,周凡現在是煉體二階,但這樣高強度的打擊,他要承受也是要很大意誌力的。他想變強!去打破身體裡的七層封印,去找回丟失的記憶。這幾年,周凡也零星得做著同一個夢,他身後是屍山血海,無數人的哀嚎充滿了他的耳朵,一個女子大聲的喊著“走!帶曦兒走啊!”然後他心裡就會出現無儘的悲傷與憤怒。周凡堅信,這夢是他所聽到的,看到的事實。他現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變強,去承擔自己失憶以前所經曆的事情!

就這樣被暴打兩個小時後,陳曉他們已是精疲力竭,然後甩下一些狠話就離開了。留下週凡在地上躺著。周凡現在已經能難在動彈了,全身是傷,有幾根骨頭都有一點開裂。隨後還是那茶館裡的人將他送回靈劍宗。

之後周初薇也問清楚了這些事情,但是也不好說什麼。隻是默默地照顧他,叫了藥師調理一些療傷藥。這兩天周凡算是泡在藥池裡了。當他從藥池出來時,又是生龍活虎。藥師都看了驚訝不以,這樣的傷勢,他以為要半個月纔可以好,冇想到竟然兩天就好了。想到之前周凡每次受傷都是以神速痊癒他也不奇怪了,這樣的身體,真的是恐怖如斯。

之後的一個月周凡基本是有空就找陳曉的場子,討要陳曉的暴打。之後,陳曉都怕了,看到周凡就躲,奈何周凡跟牛皮糖一樣粘著他。在這段時間,周凡也到了煉體四階,竟比那陳曉高出一階。而硬體也初有小成,這段時間所受的苦可不是白受的。到最後,在經受了陳曉得暴打之後也僅僅隻是受了點皮外傷,睡一覺就好了。但是,他總感覺身體的恢複能力有所下降,之後才被嗜血魔獸也就是粘球告知,他這恢複速度全靠它吞噬的那些野狼的精血,它將精血煉化增強自身的同時也在反哺周凡,所以周凡修為提升得纔會這麼快,但是那野狼畢竟隻是普通野獸,精血的氣血不高,要是靈獸,那就更好了。但是靈獸的品階不可以太高,不然以粘球的煉化速度和周凡的身體強度都不可能受得了,最後的結果就是爆體而亡。

此時的周凡也算是踏入了修煉的正軌,更有嗜血魔獸粘球的幫助。進步更加神速。